謝稚柳市場 百年書畫魅力

謝稚柳的書畫魅力在哪裡?讓市場告訴你。
從有拍賣市場以來,就有謝老的作品,即使歷經金融海嘯浪襲,也從未沉寂匿跡。
2009市場復甦,謝稚柳品牌屹立不搖,日不落西,今春再現謝氏百年魅力。

謝稚柳市場  百年書畫魅力

創作,離不開借鑑之功

謝稚柳為學者型的書畫創作者,他曾於〈借鑑─繪畫藝術的主要基礎之一〉談到:「以觀察體驗的人與事物、山林、花鳥,來從事寫生,為描繪提供素材,這是一面;而要達到藝術創作,還需要另一面,這就是借鑑,過去一切成果的借鑑。……只有依靠借鑑,認識它的規律,才能獲得典範的啟發,來奠定藝術的基礎。」「我當初並不是為學鑑定而去看畫的,主要是想學習繪畫而開始研究古人的書畫真蹟。以前的印刷技術沒有現在發達,要學習古人的繪畫方法,只能從真蹟中學習。所以養成了一個習慣,一有機會看見真蹟,就絕不放過機會。而且必定一絲不苟,因為不仔細學習,你以後可能就再也不能見到這件作品了。」

謝稚柳多背臨默寫古畫,在繪畫藝事上,山水、花鳥、人物兼擅,青年時期受陳洪綬影響較大,中年以後多畫工筆,筆法精緻,這主要是受五代、宋元繪畫的影響。設色雅豔,用筆雋秀,追求畫理。晚年研究徐熙落墨法,畫風發生重大轉變,60歲始以墨為格,融以雜彩,筆下花鳥雍容大度,富閒情逸致,端莊優雅中透露著勃勃生機。繼而推演落墨山水,寫名山大川,重巒疊峰,滿幅煙雲。

謝稚柳書藝風格則可分為三期,第一階段為20歲到30歲之間,習陳洪綬之風,用筆勁健,結體瘦俊,行氣自然流暢,直取老蓮風骨神韻,幾可亂真;第二階段為30到50歲之間,因敦煌行拓展人生閱歷、書畫鑑定開闊藝術眼界,此期雖仍存老蓮骨體,但其點畫、取勢已見唐人書意,用筆俊秀穩健;第三階段為60到80歲間,此時多作草書,取法張旭〈古詩四帖〉,揮灑自如,氣韻飛動,經常於1972年後款題「稚柳」二字,變作花押之態。然而必須注意到,謝稚柳晚年常補題早期未落款的作品,有時說明補題的情況,有時則無,以致在部分畫作上形成款書與畫風時代矛盾情況。

謝稚柳市場  百年書畫魅力

鳥語花香 走獸看俏

謝稚柳花鳥創作分為兩種面貌,一工筆精細,一落墨恣意。其學畫之初,即工寫花鳥,21歲時,適逢中央博物院舉辦古繪畫展覽,謝老見陳洪綬畫作,傾心如故,說:「找到了最好的老師。」後積聚錢財買了陳老蓮的〈梅花〉。27歲,由陳洪綬畫風探求其源,溯及北宋花鳥畫,時人譽為「新宣和體」。1969年後,因患眼疾與腦血栓,視力減退,難寫精工之作,並經由鑑定上海博物館藏〈雪竹圖〉,研習徐熙「落墨法」,在主客觀因素下始變革畫風,畫筆豪放、墨彩交融。徐熙「落墨法」此法失傳已久,故謝老將之融鑄己意,創發為自身畫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