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應真圖卷〉驚爆創新高

美麗的夜晚容易讓人卸下心防,或許是這個原因,今年北京許多拍場都將重點宣傳拍品放在夜場拍賣。其中北京保利的周末書畫夜,更是瘋狂到不知今夕是何夕。 2009年11月22日,對書畫藏家來說是個相當辛苦的日子,從早上9點半就要趕赴嘉德的書畫拍賣會,參與馬拉松式的拍賣直到天黑,還等不及拍完,又要趕往保利參加7點開始的夜場拍賣。但是酷愛文物的藏家們似乎不以為苦,時間未到會場早已滿座。

延遲半小時進行的夜場拍賣,不冷不熱地進行到中夜後,人已散了一半,備受矚目的齊白石〈可惜無聲:花鳥工蟲冊〉於此時登場,一開始就直接以人民幣2,000萬元(以下單位皆為人民幣)起拍,現場行家面對高價毫不畏懼,號碼牌此起彼落,轉瞬間就已來到4,000多萬元。隨著海拔升高,空氣漸漸稀薄,舉牌者雙手漸軟,最後只剩拍場後方蘇州包姓買家與另一買家對峙。超過5,000萬元時,全場都已坐不住,紛紛擠到後方爭睹血腥廝殺,不過雙方動作極小,大家只知道價錢不斷上揚,當蘇州買家喊至8,400萬元時,坐在最前方的上海買家劉益謙突然加入戰局以8,500萬元奇襲,對手瞬間鬥志全失,於是拍賣官落槌,加計手續費9,520萬元,為歷年中國近現代繪畫拍賣第一高價。由於最後情勢變化太快,許多人誤以為是蘇州買家得標,紛紛趨前道賀,該買家啞巴吃黃蓮,只能苦笑。

此時已經半夜12點多,現場觀眾看了好戲,又散了一半,剩下的四分之一不畏辛勞杵在那裡,不為別的,就為看最後兩張標示為吳彬的〈十八應真圖卷〉以及曾鞏的〈局事帖〉,吳彬人物畫因標準件甚少,目前學界對其風格仍難掌握,而〈十八應真圖卷〉之名因曾出現於《秘殿珠林續編》,因此頗受部分市場人士關注。無論如何大家早知劉益謙、趙新等將會舉牌,到時必定又是一場腥風血雨的大戰。

〈十八應真圖卷〉驚爆創新高

到凌晨1點半左右,〈十八應真圖卷〉終於登場,起拍1,800萬元,趙新等買家如預期舉牌應戰,反倒是坐在拍賣官前方備受期待的劉益謙,居然點煙吞雲吐霧起來。價格爬升至約6,000多萬元後,喊聲漸漸稀落,劉氏煙罷,終於手中出牌欲接管戰局,此時只剩保利總經理李達手中電話買家能與之對陣。8,000萬元開始,兩人以100萬元為單位、毫不思索地對喊,速度之快猶如小擒拿手之貼身肉搏,瞬間價格攀升至1億2,100萬元,此時電話買家倒牌,劉氏正欲宣告勝利,突然又有兩支電話加入戰局,劉氏憤而退出。兩支電話以極慢的速度相互折磨,拍賣官亦配合打破競價階梯規則,以10萬元為單位磨至1億5,000萬元,劉氏突又舉牌,再次以1億5,100萬元奇襲得手,加計手續費為1億6,912萬元,創下中國繪畫拍賣紀錄,並為中國境內藝術品單件拍賣最高價。

其時已凌晨兩點,曾鞏〈局事帖〉以1,000萬起標再起戰局,現場稍微應價後,只剩六、七支電話,又以10萬元為單位,極緩慢地拍了半個鐘頭,到凌晨兩點半才以9,700萬元落槌,加計手續費1億864萬元,慢慢創下中國書法的拍賣紀錄。

【典藏古美術2010年01月號】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