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朝清供‧懸畫迎新

「暮冬歲首百花凋,歲朝清供淡香飄」,一年又將過去,同時也代表新的一年即將開始。為了迎接新年的到來,家家戶戶都會準備鮮花素果,酬神祭祖,期許來年的好運道,因此也產生了「歲朝清供」此一具特殊意涵的詞彙。「歲朝」,即農曆正月初一,最早見於《後漢書‧周磐傳》中「歲朝會集諸生,講論終日」之句。「清供」又稱清玩,包括金石、書畫、古器、盆景等可供賞玩的文雅物品。「歲朝清供」從實際的節慶擺設,轉變為中國傳統繪畫的重要畫題,則始於宋徽宗在位時,以寫生畫法細細描繪冬天不易見到的花卉樹木,形象逼真,以增添節慶氣氛。明清之後更加盛行,尤其在晚明文人好古的風氣影響下,包括佛教使用的香爐、燭台到陶、瓷、銅、玉、石等各種古器物盡皆出現在畫中,與花卉水果相互輝映,更添喜氣。到了近現代,此一應景之獨特畫題,更從王公貴族、仕紳文人間走入尋常百姓家,得到了更加寬廣的表現空間,舉凡鞭炮、茶壺等日常生活所見均可入畫,無一不雅俗共賞、別有情趣。

也因此,歷代畫家在這一天都會繪製「歲朝清供圖」,作為新年伊始的首幅作品。再加上贈友、鬻畫等,都使此一畫題的作品眾多而流傳深遠,以下援引歷年在拍賣場上出現的一些近現代名家作品為例,懸畫迎新,並祝讀者新春如意、開運大吉。

歲朝清供‧懸畫迎新

海上諸家‧缶老尤勝

在近現代中國藝壇上,海上畫派大小名家幾乎都對歲朝清供此一畫題相當熟稔,因而佳作迭出,精彩紛呈,其中又以吳昌碩為最。身為海上畫派的領頭人物,吳昌碩幾乎每年都會畫「歲朝清供圖」,且極盡變化之能事,然而最大的特點在於他很少以象徵「富貴」的牡丹入畫。此一緣由在其《缶廬別存》中的一段話可看出端倪:「己丑除夕,閉門守歲,呵凍作畫自娛。凡歲朝圖多畫牡丹,以富貴名也。予窮居海上,一官如虱,富貴花必不相稱,故寫梅取有出世姿,寫菊取有傲霜骨,讀書短檠,我家長物也,此是缶廬中冷淡生活。」在在展現吳氏不羨富貴的文人風骨。若對此點有深刻體會,讀其畫自然更見箇中三昧。

雖說如此,少數應人之請而寫繪的作品,吳氏仍不可免俗地將牡丹置入畫中,如2007年4月9日香港蘇富比「中國書畫」拍場編號982吳昌碩〈歲朝清供圖〉,此件作於1923年,畫中梅枝三兩,居高列後,盆植牡丹與瓶栽蒲草,前後有序。靈芝與荔枝分散在前景,整畫緊湊豐滿,布局層次分明,筆法雋逸灑脫,色彩清麗多姿,一片生機盎然,體現了吳氏運筆遒勁古拙的獨特風韻。吳昌碩題識曰:「信筆塗成,適蘇道人來,讀之謂得孟皋之古、范湖之腴,奇矣。」前者指張孟皋,後者係周存伯,一為北方花卉名手,一是海上畫壇中堅,俱缶老師法心儀者,筆下能攝兩人精髓,雖自謙「奇矣」,但快意之情幾宣諸口,堪稱晚歲難得力作。此件曾經民國時期藏家錢鏡塘收藏,並著錄於《海上名畫》、《吳昌碩彩墨畫選》、《吳昌碩書畫選》等,最終以高預估價4倍的240萬港元易主,乃目前此畫題的最高價作品。

2007年4月28日北京誠軒「中國書畫(一)」編號179吳昌碩〈歲朝清供〉,此畫與前件相同,亦完成於1923年,乃近代京戲名家梅蘭芳代其師向吳昌碩所求之畫。吳昌碩晚年喜看京戲,平日曲不離口,與戲劇界著名演員多有往來。吳、梅二人相識於1913年,赴上海演出的梅蘭芳,因慕吳昌碩畫名特意拜訪,並經常向其請教畫藝。1920年,吳氏以一幅〈梅花〉贈予梅蘭芳,從此梅氏亦稱吳為老師。1923年農曆八月初一,值吳昌碩八十壽誕,梅蘭芳、荀慧生、袁克文等同台演出祝壽,蔚為一時美談。此幅作於是年冬天,畫中直頸綠瓶裡隨意插著幾枝怒放紅梅,梅枝勁挺有力,梅花傲然盛開,繁而不亂,錯落有致,三兩細枝探向左下,順勢帶出一枝兩枚碩大的香櫞,與瓶梅前後、高低呼應。櫞字音「圓」,帶有團圓、圓滿寓意。全件鋪陳有序,繁簡得宜,古樸間流露生意,別有逸趣。此件最終以高出預估價的人民幣64.96萬元拍出。

在吳氏帶動下,其弟子王震、王?簃、趙雲壑等人筆下,也多能見以「歲朝清供」為題之畫跡傳世,如2005年12月15日上海道明「中國近現代書畫(二)」編號377王震〈歲朝清供〉,作於1921年,由畫面右下依序寫香櫞、鞭炮、一盆水仙、奇石及置放在椅上的白盆牡丹,構圖自然流暢,用色清逸樸素,題云:「唐花豔影護春雲,綽綽仙姿發古芬,千石公侯宜壽貴,漢磚如讀吉芊文。」最終以低預估價3倍以上的人民幣12.1萬元拍出。2005年12月1日上海嘉泰「中國近現代書畫(二)」編號39王?簃〈歲朝清供圖〉,此件作於1939年,題云其係學「十三峰草堂點色」,十三峰草堂為清中期滄洲畫家張賜寧(1743~?)堂號,張氏山水用筆爽健,氣韻過人,著色花卉尤其稱絕,深為缶老所喜,臨摹頗多,王?簃所受影響自不待言。此件由前而後繪寫兩顆香櫞、折枝紅梅、盆栽水仙與狀元紅一株,信筆塗寫,意態高古,最終以低預估價3倍以上的人民幣10.12萬元成交。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典藏古美術2009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