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歷史博物館「林隆達還曆書法展」

60歲,還曆之年。林隆達說:「書法要一輩子去學,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去精進努力。」

林隆達,1954年出生於台中,自幼受父親薰陶,好臨池學書。就讀清水中學時,受曹緯初校長指導;中國醫藥學院就學期間,創立書法社,先後受施人豪、陳其銓指導;研一時獲全省美展第二名(第一名從缺),得到肯定與鼓舞,畢業後,受杜忠誥鼓勵,林說:「只要去逛他的書房,就知道有哪些書還要再讀,再學習」。原習藥學的他,曾任衛生署藥物食品檢驗局科長,後辭去公職,投入創作,耕耘數十載,獲獎無數;於今任台灣藝術大學教職,教學相長,精益求精。林隆達廣泛臨習歷代書作,碑帖互融,真、行、草、隸、篆各體俱擅,各體俱精。他沒有離開過書法,無一日不習書,他說:「書法最主要是靠自己」。

11月30日至2013年1月13日台北歷史博物館舉辦「秋風古渡──林隆達還曆書法展」,展出近50件書作,可分工整秀雅、質樸放逸二大類,各體兼備,皆為近年所作,締觀之直如吳三連文藝獎所評:「篆書淵雅古勁;隸書遒厚樸茂;楷書整斂秀潤;行書則飄灑酣暢而饒韻致,其以黃白泥金所書小字《金剛經》手卷,端嚴靈動,別具風華。『微書系列』雖細如蠅頭而神采動人,尤為精勁,堪稱絕詣。」

林隆達端正莊嚴、精微挺勁的蠅頭小楷最是令人注目,他總笑說這是「和自己過不去!」憶起書寫因緣,除某次觀展時見文徵明以小楷書1,200字龍眠十八學士記於扇面上,最重要的是那分對師長感念的心情。施人豪一輩子茹素,除書法上的指導,讓林隆達感受最深的是那做學問、做人的道理,他以籍籍無名的敦煌寫經生,亦具有與名家抗衡的水準,「伏流往往是清流」這一句話,啟迪林隆達書寫經文「發潛德之幽光」。

他從完全沒有辦法寫,到1厘米開始練起,0.7,0.5厘米,至今0.3、0.2厘米,每一筆、每一個字到整篇,端正莊嚴,潛靜虔敬。杜忠誥對他說:「小楷被你練成了!」寫精微小楷首要須靜定凝神、「捨念」,林隆達表示一年沒有幾個日子可寫經,這些作品往往書於農曆年完後、開學前的時間,寫經的當下非常喜悅,心澄靈靜,「屏息諸緣,一念不生」是他寫經的體會感受。
這難得的精微小楷,放眼今日書壇,林隆達確實是一枝獨秀,他笑笑地說:「也許過幾年眼力和手力不行了,也就無法寫了。」

林隆達的作品展,每每為首度公開,並以當年之作居多。他忠實地反映出當下的自我感受,書寫出真誠的生命境遇,在林隆達的書作中看見「體味此生命,自生且獨化」。

台北歷史博物館「林隆達還曆書法展」

台北歷史博物館「林隆達還曆書法展」
林隆達2006年〈喜鵲書法成扇〉,17×42厘米。畫中喜鵲為林隆達臨橋本關雪之作並篆書題晏殊〈清平樂〉,為他少見的畫作,令不少友朋眼睛為之一亮,甚為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