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界仁受邀參加首屆都柏林當代五年展等國際大展

上月國際性藝術展覽紛紛開幕,藝術家陳界仁此次同時受邀參與「都柏林當代五年展」、瑞典「哥徳堡雙年展」(Goteborg International Biennial for Contemporary Art)、「莫斯科雙年展」(Moscow Biennale)。陳界仁至都柏林當代五年展」展出的作品為《帝國邊界I》,本展是愛爾蘭遭受金融風暴重創後,所舉辦深具自我反思性的國際當代藝術展,首屆主題為「可怕的美-藝術、危機、改變&不順從辦公室」(Terrible Beauty: Art, Crisis, Change & The Office of Non-Compliance)。「可怕的美」來自愛爾蘭詩人葉慈(William Butler Yeats)〈1916年復活節〉(Easter, 1916)中的詩句「我們不過是在扮演丑角的場所營生,但一切都徹底改變了,一種可怕的美已經誕生」。當時葉慈在詩中表現出自己對帝國主義的抵抗,並且在文句裡凸顯了受殖民者貶低卻無法抹除的愛爾蘭民族自尊與驕傲,五年展策展人也藉此延伸,切合自身國家的危機,探討當前全球面臨的泡沫經濟衰退、新自由主義、國家恐怖主義等緊急狀態,以藝術之力進行時代反思,並且極富野心地邀請了來自各國114位藝術家,其中陳界仁的《帝國邊界I》便是對於全球化下,國與國之間不對等待遇的省思。

陳界仁受邀參加首屆都柏林當代五年展等國際大展
陳界仁│無居所者、租屋者和房貸者的肖像 2008

北歐地區唯一的當代藝術雙年展,瑞典哥徳堡雙年展,本屆主題「大混亂:處於創意熱時代的藝術」(Pandemonium: Art in a Time of Creativity Fever),則是引自密爾頓(John Milton)的〈失樂園〉(Paradise Lost,1671)中的失序現象,討論已經脫軌的全球性混亂局面、烏托邦想像遭受遷徙與動盪產生的絕望不安,企圖以藝術創作進行思索與知識生產,並提出可能的新觀點與生活模式。陳界仁應邀展出批判帝國/國家機器以「歷史回溯」之名,將宰制/治理史觀進行「再編碼」和「再植入」的治理工程的三頻道錄影作品《帝國邊界II-西方公司》,本次受邀參展的藝術家來自世界各國的33個藝術家,陳界仁為唯一參展的華人藝術家。

第四屆莫斯科當代藝術雙年展,由俄羅斯聯邦文化部發起,並提供主要贊助,本屆主題為「再書寫世界」(Rewriting Worlds),思考藝術本身是不斷產生新狀態的領域,當代藝術家必須不斷重新進行改寫,將自身想法傳達給世界。自1999年即擔任德國ZKM科技媒體藝術中心館長至今的策展人懷柏(Peter Weibel)認為展覽的目的是「展示不同層次的藝術思想、技術、政治與心理」,邀請到約80位藝術家,其中幾位參與主要展出的藝術家大多都是首次到俄羅斯展出。陳界仁在此呈現大都市居民在承受高昂房價、房租下的「疲憊與憂慮」狀態的《無居所者、租賃者與房貸者的肖像》。除了三個國際展覽外,上月陳界仁還將帶著《凌遲考:一張歷史照片的迴音》、《加工廠》兩件作品,應邀參加德國第四屆「曼海姆–路德維希–海德堡攝影節」(Fotofestival Mannheim_Ludwigshafen_Heidelberg),主題為「眼睛是寂寞的獵人─人類形象」(The Eye is a Lonely Hunter – Images of Humankind),以及奧地利Galerie im Taxispalais藝術中心等地的聯展。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