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義書摘:寫給女生的跑步書

連我都能跑了,你一定也可以
歐陽靖,資深演員譚艾珍之女,成功挑戰過多場馬拉松比賽。青少年時期的歐陽靖,曾歷經肥胖、遭歧視霸凌、人生充滿挫折、罹患重度憂鬱症,近幾年開始嘗試跑步、經過撞牆期、重生,最終體驗到跑者的愉悅感。她將自己透過慢跑重拾健康自信的人生故事,寫成《歐陽靖寫給女生的跑步書》(歐陽靖著,大塊文化出版),進行一場真摯的跑步人生告白。她因為跑步走出重度憂鬱、找回快樂,並且相信跑步能夠為人心帶來無窮的力量。
講義特摘全書精華,與讀者分享。

長跑讓我重獲新生
長跑是種簡單而神奇的運動,在我開始跑步之前,我從不知道跑步可以教會我這麼多。我曾經意志不堅,也曾經沒有自信,尤其在那罹患重度憂鬱症的六年歲月裏,我認為自己什麼事都做不到。記得某天晚上,外宿在朋友家中的我,只因為「忘記帶安眠藥」而驚慌失措,對自己說:「我完蛋了,我一定會睡不著,我完蛋了……」當時的我,居然連「放輕鬆」的自信都沒有,更何況是遭逢別的意外。
我從高中輟學、因飲食失調而唾棄自己、質疑自己存在於這個世界的價值……甚至在情傷後,認為自己外貌醜陋而足不出戶。我常因為一點打擊就退縮,或是因為別人一句無心的玩笑話就落入負面情緒的深淵。我拒絕嘗試新的事物、拒絕挑戰,只因為我總是事先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失敗。」但在數年之後,也就是第一次跑全程馬拉松的那個早上,前一夜只睡了不到三小時的我,居然精神奕奕地對著每位朋友說:「今天是我的生日,是我重生的日子。」我自信而平靜地微笑著,對即將迎來的難關充滿期待。

跑步是突破人生挫折的方法
我很確定自己人格的改變是由於練跑的關係。
在鍛鍊長跑的過程中,一定會遭遇到「撞牆期」─好似有道無形的高牆阻擋在跑者面前,使我們的體力與心態都無法負荷,覺得自己好像再也跑不下去。而突破撞牆期的最好方法,卻是「放輕鬆」。一九七二年奧運馬拉松金牌得主法蘭克‧修特曾說:「經驗教導我,最重要的是繼續向前,專心讓自己放鬆快跑。一陣子之後,痛苦會過去,那份流暢的感覺會回來。」他說的是突破撞牆期的方法,卻同樣也是面對人生挫折的方法。
相較於男性,許多女生往往缺乏健康的紓壓管道,一旦負面情緒襲來,不是大吃大喝、抱頭哭泣,就是非理性購物,甚至自怨自艾。我過往也是這個樣子,每次暴飲暴食或購物完,我反而會因為「後悔」而墮入另一個黑洞。但接觸長跑之後,現在的我只要工作遇到挫折、感情陷入膠著,我一定會去慢跑。說也奇怪,每次跑個三十分鐘到一小時,回頭再審視自己的煩惱,好像也變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長跑是充滿哲理的運動,世界上少有運動能像長跑一樣,有這麼多名言流傳於世。長跑也是最簡單的運動,只要邁開大步就可以進行。我相信,長跑也是代表「堅強」的一種運動。在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的賽道上,我看到路旁有男學生高舉牌子在替跑者加油,上頭寫著「跑步的女生,是最美的女生」,而我認為他所寫的一點都沒錯。「相信自己能做到」是一股很重要的力量,有時候只是自己小小的改變,也能為其他人帶來極大的正面影響。我曾詢問一些前輩跑者關於女性跑者在馬拉松界(甚至是超級馬拉松界)的表現,他們都說:「女性的意志力與忍耐度是高過男性的。」在一定的體力基礎下,跑馬拉松最重要的就是意志力。
有時候,我真的會以身為女人為傲,我們可以感性地愛人,也可以理性地面對挑戰。如果女生還能夠自信而堅定地跑起來,將會是多美的一片風景。

你們不可以就這樣死掉
我在十九歲時從「歐陽嘉鴻」更名為「歐陽靖」,因為「靖」這個字所代表的意義是「安定、平定」,我希望自己的心念能平定下來。
二○○四年,發生了件令我感到五雷轟頂的重大事件─我的兩個朋友,分別在十天之內自殺身亡。
她們都是憂鬱症患者,都在服藥,都有情殤。但她們也都是很有能力的人,一個美麗漂亮,一個極有才華。倘若她們活了下來,將來一定能為這個世界帶來很多很多美好的事物,但我只見她們的父母哭到肝腸寸斷。這六年來,我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一直往負面思想的死胡同鑽,但現在我就像宣洩似地嚎啕哭喊:「你們為什麼要這樣?你們不可以就這樣死掉。」
當下,我立誓要走出憂鬱,我的心中從來沒有產生過如此巨大的意志力。人生已經沒有退路了,如果不好起來就是死路一條,我不能像她們一樣讓媽媽傷心,不能讓那些評論過我、傷害過我的人們稱心如意。我要活下去,我要重新展開自己的人生。我也要延續她們的慧命,替朋友們好好活下去。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