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佛緣:謎樣的西藏

曬大佛,轉山,珠峰大本營─永誌難忘的場景

謎樣的西藏,天堂般的高度、民風的純樸、信仰的篤誠,讓人相當著迷。我在從心所欲不逾矩之齡,仍七次前進西藏,想要揭開神祕面紗,一窺香格里拉是否依舊。
魅力的西藏,心靈的淨土、原鄉的依歸,如同一個強大的磁場,吸引我一去再去。踏上藏地,有種似曾相識,前世今生的迷夢。因此,我能夠克服高原反應和種種困難,報導哲蚌寺所拍的曬大佛場景、岡仁波齊峰拍攝的轉山畫面,以及探窺珠穆朗瑪峰時拍攝到的珠峰大本營照片。
或許是蒙天眷顧,或許是有佛緣的人才有福氣大開眼界,我將旅程中部分攝影作品和心得,集結成「淨土佛緣」系列,特別分享給講義的讀者。這些圖片得來不易,也是國內較少人拍攝的題材,可以讓人省思,原來世上還有另外一種完全截然不同的生活態度。
美學作家蔣勳去過吳哥窟十四次,仍說:「我還想要再去。」同樣地,我七入西藏,毫無遲疑地也還是那句話:「我還想要再去。」因為除了旅行中的感動外,那裏也是觸動心靈底層,思索生命意義的地方。

一波三折始圓夢─曬大佛盛典
哲蚌寺大殿前桑煙點燃、法號吹響,裹捲好的唐卡被請出佛殿,年輕僧人們,天未亮時即合力肩扛唐卡,抬向展佛臺。這時山谷裏鼓樂齊鳴,喇嘛和信眾圍繞擁護,覆蓋在唐卡上面的幔帳徐徐揭開,剎時,一幅一千多平方公尺的釋迦牟尼佛唐卡,在清晨第一道曙光的照耀下,露出尊貴全貌,氣勢宏偉,無比莊嚴。僧眾長跪磕頭、口誦經文,爭相拋獻哈達、禮品,在虔敬的氛圍下,所有相機閃光燈閃個不停,匯成流動燈海,快門咔嚓聲,此起彼落,不絕於耳,活動達到最高潮。
這是我西藏行最期待的一刻。不過,誰也料不到,我等這一刻,足足等了許多年,歷經三次失敗,才終於如願以償地捕捉到珍貴的鏡頭。
回想過去幾次,本已定好的行程,出發前一周,旅行社卻緊急通知「進藏證」被取消了,原因盡是些不明理由,像是當局擔心過多遊客會影響維安……這次能夠順利成行且取得觀禮臺的有利位置,可說是得來不易。

萬頭攢動 拍照無立足地
我們分兩梯次出發,分別是凌晨兩點三十分和六點三十分,第一波有四位團員,他們甘願摸黑起床,主要是想捷足先登到寺院,占據個好位置以利拍照,可是事與願違,抵達現場時,已見朝聖信眾人頭攢動,擠來擠去,一波一波往上推,根本讓人無插身立足之地,四人當中只有摯友嚴志芳事前有請教行家,做足功課,選擇不往人群中走,另闢蹊徑,朝著路邊草叢旁走。嚴志芳成了第一波當中唯一能夠順利拍到照片者。
第二波在六點三十分出門,我選擇了這一波,由飯店搭了二十幾分鐘的車程,到達市區集合,再由哲蚌寺派專車接送我們到達目的地。我們一下車,已經大排長龍,看來都是藏胞,他們旁若無人,明目張膽地插隊,我們錯過了三次班車,苦苦等了四十分鐘才擠上車,好不容易走上觀禮臺。

曬大佛 跳藏戲 熱鬧滾滾
哲蚌寺「雪頓節」是西藏最大的傳統節日之一,「雪」藏語意為「酸奶」,「頓」意為「宴會」,因此,「雪頓節」又稱「酸奶節」,主要活動有曬大佛、跳藏戲等。「曬大佛」又稱「曬佛節」、「展佛節」,浴佛的起源,是因傳說中佛陀誕生時,九龍吐水洗浴全身,因此後世僧徒,萬眾齊集,瞻仰佛容,聽經受法。傳承至今,已成西藏重要的節日。
藏戲,藏語叫「阿吉拉姆」,是「仙女姐姐」的意思,藏戲歷史悠久,由於青藏高原各地自然條件、生活習俗、文化傳統、方言語音不同,形成劇種流派眾多。藏戲表演形式帶有藏傳佛教色彩,富有民族特色,音樂唱腔韻味雋永,面具服飾五彩繽紛、瑰奇神異。
哲蚌寺是藏傳佛教格魯派三大寺廟之一,也是全球最大的黃教寺廟。它位於拉薩西郊約五公里的根培烏孜山上,海拔三千八百公尺,一四一六年由宗喀巴的弟子絳央曲結所建。「哲蚌」在藏語意為「米聚」,有積米堆米、象徵繁榮的意義。該寺後山有不少崖壁石刻、瑪尼堆,再往後走,半山腰可看到唐卡,曬佛大典在這裏進行。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