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孫維新

讀者10問:孫維新

現任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的孫維新,畢業於臺灣大學物理系,1987年獲得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天文學博士,曾於美國航空及太空總署(NASA)工作。返臺後在中央大學及臺灣大學服務,曾協助建立鹿林山天文臺和墾丁天文臺,並規畫2005「世界物理年」及2009「全球天文年」的大型特展,為國科會「科學季」建立了新的風貌,獲得了中央大學「特殊貢獻獎」和臺灣大學「社會服務獎」的肯定,並獲得185264號小行星的命名殊榮,目前持續為天文和物理科學方面的研究與教育努力

請談談你對天文科學的喜愛,及帶給你的感動與感觸?
我人生中第一個幸運,是大學進到了物理系,物理系教你怎麼思考現象背後的道理。大學畢業後,申請了國外四個物理、四個天文的研究所,而第二個幸運來臨了,UCLA的天文所給的條件最好,就決定到UCLA進入天文領域。第三個幸運,是在天文領域中選擇了「觀測」;天文觀測能讓我到世界各地的天文臺,在黑暗的星空底下享受整個夜空的震撼。
白天的時候,更能在高山上、沙漠裏,第一線接觸動物跟植物。這些經歷對後來進到博物館,都有很大的幫助。
記得去青藏高原天文臺時,在拉薩坐上越野車,在高原上一走就是兩、三天,看到成群的野驢子在奔跑,黃羊(藏原羚)、草狐狸在羊群間穿梭,還會看到雅魯藏布江大片的黃水鴨,上千隻的起飛。親眼看見廣漠的大自然中,這種精彩壯觀的生命現象,深深了解這正是我們美麗的地球啊。現在年輕人瘋迷手機裏的寶可夢,其實大自然有太多寶物和知識等著你去抓。

擔任館長多年,較大的挑戰與收穫是什麼?
科博館本身是一座國際知名的自然史博物館,當年漢寶德先生在第一期先做出「科學中心」,擁有許多互動設備,孩子也玩得很開心。後續經費下來之後,漢先生就提出一個國際級自然史博物館的完整規畫。
科博館很幸運,能把自然館跟科技館結合在一起,成為今天一個特別大的優勢。「自然」是大自然的現象,包含動物、植物、地質、人類;「科學」是現象背後的道理,包含物理、化學、生物、數學的知識。一個講的是外在的表象,一個是內在的道理,結合在一起,故事才講得完全。

請分享一個有趣的科學實例。
當我們拿到一枝鳥類的羽毛,隨手就可以把這完美的羽毛撕裂,但是不要難過,你對著撕開的羽毛摸一摸,會發現撫摸一會兒以後,原來撕開的部分就完全合起來了,一點破壞的痕跡都沒有。也許你會發現,鳥常用鳥喙順自己的羽毛,這中間難道有什麼關聯?
羽毛有一條中軸, 稱為「羽軸」,長有許多羽枝,羽枝上有許多細小的羽小鉤,有點像魔鬼氈。所以撕開沒有關係,順一順之後,羽小鉤會重新搭在一起,這就是生活中的物理,也是每天在身旁看到飛來飛去的鳥,身上羽毛的祕密。
大自然的植物、動物,為什麼會衍生出這麼多有趣的性質來?多半是因為「生存」的壓力。「在自然中看見科學」、「用科學來理解自然」是我常說的兩句話,從這些自然現象中就可以看到不少道理,即使表象細微,背後的道理卻非常深厚廣大。

去年為科博館成立三十周年,你覺得科博館的特色及轉變是什麼?
我是個博物館的外行人,到科博館後,感覺自己的優點跟缺點是一樣的,就是「毫無負擔,可以從不一樣的角度看博物館」。去年我們與湖北省博物館合作,舉辦了「鼎立三十」特展,讓參觀民眾看見兩、三千年前青銅器古文物的科學知識與美麗。當年的人如何製模、把銅融化後,按照不同的銅、錫、鉛比例,澆灌之後製作出各種銅器來。在銅劍的製作上,他們調控合金比例,讓劍身中央結實,砍下去不會斷,而劍鋒要薄但鋒利,這是材料科學發揮的極致。這個特展還展出複製的「越王勾踐劍」、真品的「吳王夫差矛」。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