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復專欄:談我景仰的人

胡適先生典範猶在,影響我的一生

我的人生十分幸運,曾受到許多值得景仰的前輩啟發。外交領域上,曾與顧維鈞先生、蔣廷黻先生、葉公超先生親近,獲得無數教誨;政治方面,曾追隨蔣中正先生、陳誠先生、蔣經國先生,皆對我有訓示開導。
胡適先生是最讓我景仰的人。胡適先生集學者、教育家、思想家、外交家於一身,也是「沒有從政的政治家」。一九五一年,他代表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發言,演講擲地有聲,讓我印象深刻。
在美國讀書時,每逢寒暑假,我都會到適之先生家拜訪。他總是大方邀請我進書房,對我說:「知道你愛讀書,架上的書你可隨意瀏覽。」他時常提醒我,做學問最重要的是找資料、活用資料。但人的記憶有限,若不記錄下來,日久可能遺忘,因此所有文章要留底稿,且養成寫日記的習慣。
現在年紀大了,翻看四十、三十、二十年前的日記,不少已遺忘的往事歷歷在目,恢復記憶的愉快筆墨難以形容,全要感謝適之先生。
此外,他也告誡我「學無止境」,讀書不是為了學位;活一輩子,就要讀一輩子。直到現在,我仍保持每天看十三、十四份報紙,另外再加十多種周刊與月刊的習慣。閱讀的好處實在太多了,這也要感謝胡適先生的教導,對我的一生造成極其深遠的影響。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