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懷暖情:飄散在記憶裏的麻油香

釋懷暖情:飄散在記憶裏的麻油香

那是婆婆留給我這個媳婦最後的禮物和溫情

我和婆婆緣淺,真正朝夕相處只有短短十幾天。當年,先生去大陸娶我,我們在鄉下擺酒席宴請客人,公公、婆婆是主婚人。婆婆長得福福泰泰的,沉靜內斂,相較於公公浮誇又強勢的性格,婆婆為人真誠厚道。當時婚禮是在大伯家舉行,大伯是公公的養子,按鄉下習俗,結婚都會殺豬、殺雞宰鴨來宴請賓客。吃素的婆婆,知道婚禮當天大伯宰了一頭豬,相當不捨,一直叨念著,大好日子為什麼要殺生呢?那一次,公公和婆婆在大陸住了十幾天才返臺,因為都是住在大伯家,所有一切都有大嫂打點,我和婆婆相處融洽,對我這個新嫁娘,她總是笑臉相迎,沒有任何脾氣,隨和好相處。
隨後公公、婆婆返臺,那一天,我親自送婆婆上車,沒想到這一別竟是永別。當時我受限政策規定,還不能來臺得繼續留在大陸,先生則不時來大陸探親。一年後我懷孕,婆婆得知我懷孕的消息,相當高興,馬上去買了一桶純正的麻油,準備到時好好幫我坐月子,還買了嬰兒床、寶寶服飾。豈料人生無常,在我分娩的前一個月,農曆的二月二十七日,婆婆因心肌梗塞去世,無緣見到她的寶貝孫女,女兒則在一個月後的農曆三月二十七日誕生。
婆婆去世後,夫家為了等我來臺為婆婆奔喪,把告別式延後,直到我做完月子,抱著才滿月的女兒從廈門經香港來臺送婆婆最後一程。辦完婆婆的喪事,公公難過地指著廚房一桶麻油對我說,那是婆婆為了幫我坐月子買的麻油,本來婆婆已經計畫好去大陸幫我坐月子,誰知世事難料。我聽了很是感傷,打開麻油桶子,濃郁純正的麻油香氣飄散在空氣中,那是婆婆留給我這個媳婦最後的禮物和溫情。進了夫家後得知,公公疼愛女兒勝於兒子,婆婆生前則比較偏愛先生,後來我和夫家關係不睦,有時便會想起總是笑臉相迎的婆婆,若她還在世,應該會不一樣吧。
如今婆婆已過世二十幾年,婆媳緣淺,對她的回憶只有那溫馨的笑容,以及那飄散在記憶裏的麻油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