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竿集:捐血有感

對未知的不安,正在慢性地折磨自己

上個星期,猶豫很久之後,我終於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捐血。很諷刺的是,讓我猶疑很久的原因正是我在捐血前事先做的功課,從資料照片上我看到捐血時所使用的針頭比一般注射用針頭還粗大,用肉眼就能清楚看到針尖的開口,再搭配以前健康檢查抽血時的不快經驗,有效激發了我的恐懼感。
進了捐血站的抽血室後,護理師花了一番功夫才把針頭扎進我的手臂,正式開始捐血過程─因為我極度緊張,身體不自主地閃躲針頭。然而,我發現其實只有針頭扎入時才有較強烈的疼痛,針頭在體內不動及拔出時的輕度疼痛感完全可以靠滑手機忽略掉,我在這之前的猶豫可說是做白工了。現在,我還有乘勝追擊,挑戰「分離術捐血」(將血液抽出,離心分離出血小板,然後將剩餘的血漿與紅血球打回體內,一次捐血通常需要逾一小時)的打算。
這次捐血,我印象最深刻的並非成就感或助人的快樂,而是感覺到做事果斷、明快而不拖延有多麼棒,當我在猶豫不定、想東想西、鑽牛角尖的過程中所受到的負面效果累加起來,絕對超過針頭所造成的那幾秒鐘刺痛。針頭造成的刺痛只是生理上的疼痛,然而在那之前的猶豫卻平白消耗、排擠我原本應該用在睡眠、工作與學習上的時間與精力,就像在慢性折磨自己,給自己造成了無謂的不安。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我想,在這之後,當我遇上未知、未嘗試過的新事物時,我會儘可能在做足事前功課的前提下,明快俐落地把它們變成已知,不讓未知造成的恐懼和猶豫不決引起的不安有機會纏上我。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