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賣鹹酥雞的老闆娘

那天,騎機車要回家的路上,正好路過一攤鹹酥雞。我突然瞥見鹹酥雞老闆娘在有點兒暈黃的燈下,竟開始閱讀看了一半的講義,一旁還有一本未翻開的英語學習雜誌。
我覺得很有趣,沒想到一個「賣鹹酥雞的人」,竟會看這樣的雜誌。我這麼說,並非有意看扁、嘲笑一個賣鹹酥雞的人;但說真的,當下那個畫面,真的滿突兀的。
「想吃什麼,看一看,」老闆娘親切地問道。
「其實也還好……」我說。
「那就先來一份甜不辣和一份鹹酥雞吧?」
「嗯……也好……」就在完全沒有主見的情況下,我任憑老闆娘熱情地擺布,胡亂買一些東西回家當消夜填肚子。
或許每一家鹹酥雞賣的東西都差不多,但我驚見老闆娘從拿起、秤重、切好、下鍋、撈起、瀝乾、入盤、灑胡椒鹽到裝袋……整套流程在身體律動節奏完美的配搭中,竟是帶著一顆敬畏食物的心,在完成每一個平凡無奇的動作。
「很多客人都喜歡吃我們的甜不辣,我也是慢慢研究,才抓到怎樣炸到酥脆的祕訣。」
「老闆娘,我覺得你很特別……」
「噢,為什麼?」
「我只是很好奇啦,第一次看到賣鹹酥雞的老闆娘看講義和英語雜誌,」我鼓起勇氣說。
「耶,你的觀察力還真強。所以,這就是你來跟我買鹹酥雞的原因囉?」老闆娘說,好似看穿了我心懷不軌的動機與目的。
「嘿嘿嘿。」我抓抓頭。
「好啦,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訴你吧,」老闆娘露出了宛如電影武俠片裏,偽裝退隱、假意賣菜卻伺機行俠的武林高手真面目模樣。
細談之下,方知原來這個「看似平凡,其實不凡」的老闆娘,從前是個國際貿易公司的高階主管。只是,在全球人力編制縮減的無奈下,只好和時下許多上班族一樣,接受被裁員的事實。
剛回家時,她怨著老天,含著眼淚,吃著老本兒,「可是我覺得再這樣下去,總有一天會坐吃山空。」
於是,老闆娘決定振作精神,放下身段,到職訓局學習另一項一技之長。
「剛開始我也不太能適應,」老闆娘說,「可是,我還是得強迫自己去面對與接受這個事實,因為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呀。」於是,她在整個大環境的半推半就下,硬是學會了賣鹹酥雞的技巧。
「剛開始賣的時候,刀子也不太會拿,常切到自己的手;更慘的是,原本我那『白泡泡,幼咪咪』的皮膚,現在都被這一鍋熱油燙到習慣了,」她說。
「老闆娘,你還是沒有告訴我,為什麼你會邊賣鹹酥雞,邊看講義和英語雜誌?」我如同狗仔隊記者般,打破沙鍋問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