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何大一


你與愛滋病長期抗戰數十年,過程中什麼事最能讓你感到快樂?
最讓我喜悅的,其實不是科學上的突破,而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雞尾酒療法成功後,我好幾次在飛機上、戲院裏,或路上遇到不認識的人,他們跑來跟我握手,謝謝我救了他們的命。那是我最快樂的時刻,讓我更加肯定自己的工作非常值得。

你認為臺灣目前的科學教育最缺乏什麼?
科學需要不斷地提問、不停地挑戰,但臺灣的教育方式卻很少鼓勵學生思考,多半只是要學生坐在教室裏,老師怎麼講,學生就怎麼接受。但教育最大的意義並不在提供大量的資訊,而是訓練學生「用對的方式、問對的問題」,此外還要學會「如何思考、如何學習、如何解決問題」。美國的科學教育其實也不盡完善,但仍有些方式可供我們參考。舉例來說,好比就讀加州理工學院時,考試從不在教室裏進行,而是要我們把題目帶回家做,你可以查遍所有的書籍、用盡所有的知識,想辦法解決考卷上的問題,比起強記死背,這樣的方式更能激發學生的研究精神。

你認為臺灣和美國的年輕人各有什麼樣的特點?你有什麼話想對年輕人說?
我認為臺灣和美國的年輕人沒有太大的差異,卻有共通的問題,就是生活都過得太舒適了,讓年輕人缺乏了發現問題的能力、面對挑戰的勇氣。
我鼓勵年輕人不要被國籍、國家的邊界束縛,要走出去看看世界。不僅要到日本、歐洲這些進步的國家旅行,更要到亞洲、非洲等貧困的國家旅行;如果還沒有能力旅行,也要多涉獵國際新聞,或從網路、書籍搜尋資訊。
不同的世界,能讓人打開視野;視野打開了,就會看到這個世界還存在著太多值得努力的挑戰,重要的不是「我們能夠做什麼」,而是「我們應該做什麼」。想法、目標不一樣之後,我們就更能發揮潛能,了解到身為地球公民的一分子應該肩負的責任。

你認為臺灣最需要進步的地方是什麼?
我非常喜歡臺灣,對臺灣大部分的事物都非常滿意,我們全家人也都認為臺灣是非常適合長住的地方。不過近年有兩件事讓我比較憂心:第一是我熱愛臺灣的民主,但我很不喜歡臺灣的政治。臺灣的政治太兩極,非藍即綠,兩者之間沒有共通的立足點,政黨都以自身的利益為優先,不先考慮人民;各黨派的政治領袖,都沒有勇氣堅持「做對的事」,而不考慮自己的政治前途。臺灣已經是個小島了,如果我們再不培養國際觀、再停滯不前,後果堪虞。
另一個很大的問題是臺灣的媒體。打開電視新聞,多數的新聞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我甚至可以形容那是「垃圾新聞」,我看不到什麼教育意義、社會責任;今天新聞報錯了,明天再若無其事地改過來,一點兒也不知道反省,更不會感到羞恥──只是,這樣要由誰來告訴我們真相?這種新聞簡直是在腐蝕人們的腦子,對年輕人的影響尤其負面,因此我很希望媒體拿出良知。

在忙碌的工作之餘,你有什麼讓自己放鬆的方式?
我的興趣其實和大家差不多,下班後喜歡看看書報、電影。我也常運動,年輕時常打籃球,後來也打乒乓球、網球,最近正在學高爾夫。去年我回臺灣時,曾在中研院和李遠哲、盧彥勳、盧先生之前的教練連玉輝一起在媒體前打網球,是很難忘的經驗。

你心中最幸福的片刻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