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結果的單戀

我讀建中時,和三個社團朋友組成四人集團,常一起打鬧探險。
其中一個團員叫阿祥,從國二就單戀一個叫Vicky的女生。他們國中同班,後來她考上了中山女中。
我們閒來沒事,很想撮合他們,希望身為憨傻宅男的阿祥能「抱得白箭歸」(建中人用箭牌口香糖的「青箭」代表綠制服的北一女,「白箭」代表白制服的中山女中,「黃箭」代表黃制服的景美女中。)
我們鼓譟著要阿祥約她參加建中校慶,校慶那天,我們終於見到了她。她皮膚白眼睛媚,中分直髮長到胸口,符合補教名師殷非凡所謂「二水中分白鷺洲」的氣質髮型。
阿祥對她的動作和眼神是那麼羞澀而溫柔,透露出他有多珍惜她。
我們說刺激的氣氛最催情,逼阿祥帶她去鬼屋。我們等在打造成鬼屋的教室外,期盼Vicky腿軟顫抖,由英姿煥發的阿祥摟著出來,她會凝視、崇拜、愛上他……我們邊編故事邊笑,笑到一半看見他們走出來,畫面卻跟想像的截然不同:她一直偷笑,而他面色鐵青,眼鏡也消失了。一問之下,才知道有個「鬼」拍他腳踝,他嚇得猛力一跳,眼鏡掉在地上,被自己踩破了。
雖然校慶約會失敗,我們並不氣餒,立刻安排新計畫,要歌喉一流的阿祥約她去KTV歡唱。
聖誕節前夕,我們加上她和她同學,一起去唱歌。團員A連點好幾首周杰倫的歌,我們看著螢幕裏形跡可疑的捲髮男大唱〈龍捲風〉,取笑說這種人怎麼會紅。團員B以清澈如水的假音唱著楊乃文的歌,當場被封為假音歌神。Vicky會的歌很少,偶爾擔任合音。阿祥則因為前兩天一直練唱,喉嚨稍啞,有失水準。
唱完歌,大家藉故散場,讓阿祥陪她約會。隔天,大家問他後來帶她去哪?他回答「市立圖書館」。我們聽了差點暈倒,覺得他真是扶不起的阿斗,白白浪費聖誕夜。
隔年五月,大家在她生日前夕聚會。阿祥家境很差,卻籌錢買一台CD隨身聽送她。我知道阿祥有多在乎金錢,因此這禮物證明他有多喜歡她。可惜送禮往往是很拙劣的追求方法,尤其是沒戳到點的禮物──我從KTV那次就知道Vicky很少聽音樂,送她隨身聽,就像把貓食送給小狗。
那天聊到社團裏皮膚非常黝黑的小偉。阿祥說:「小偉的媽媽剛把他生出來就失聲尖叫。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大家急著問為什麼,阿祥笑著解答:「因為她以為自己拉了一坨大便。」
我們聽了放聲大笑。我膚色黑,依然笑到岔氣。可是我卻注意到Vicky後來一直悶悶不樂。散會後我問她,她搪塞很久才說,她小時候皮膚很黑,這笑話讓她不舒服。我把她的話轉告阿祥,他很自責。
高二以後,大家忙於課業,漸漸疏遠。
曾聽說阿祥開始練習跑步,也許是為了熬夜讀書而鍛鍊體力。也聽說Vicky有一次在花蓮老家盲腸炎住院,他立刻前往探望,大家聽了都很感動。而我每次回想起那個笨拙的隨身聽禮物,就會感受到阿祥有多疼愛她。
後來大家畢業。大一、大二……年華流逝。周杰倫成為巨星,青春不斷變奏……
直到大四暑假,「四人集團」才終於再聚首。
幾年不見,假音歌神變成胖子,阿祥變身型男。話題沒多久就轉到阿祥和Vicky身上。「你們後來有在一起嗎?」我問阿祥,覺得憑他現在的外形,一定能抱得美人歸。答案卻是否定的。而且他們從大二就斷了聯絡。
「搞了半天,你的單戀根本沒結果嘛,一點意義也沒有,」假音歌神急著說。
「誰說沒結果?我會練跑步是因為她喜歡愛運動的男生,我會變得有型、會說話,也是因為她的關係。我現在身體很好,每次慢跑都會想起她,很慶幸自己喜歡過她。我只是一直擔心我的追求會對她造成困擾……」阿祥說。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