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10問:洪偉明

你為什麼會對時尚產生興趣?
我學生時代就喜歡音樂、喜歡跳舞。也因為跳舞的關係,開始嘗試編排舞步、設計我和夥伴的舞衣與造形……等。我的事業可以說是從服裝設計開始的。在那個保守的年代,我的興趣算是相當的另類,慶幸的是家人始終放任我自由發展,沒讓我受到太多限制。
此外,我的舅舅也對我產生很大的影響。當時流行資訊不發達,但舅舅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可以帶給我很多臺灣市場罕見的服裝,例如美國箭牌(arrow)的襯衫、六○年代披頭四夾克……每逢過年,我最期待的就是舅舅帶新衣服給我。
因為上述的影響,後來我成為專業編舞,也替電視節目設計藝人造形,漸漸投入了時尚領域。

你在什麼樣的契機下決定創立凱渥?
早年模特兒是很不受尊重的行業,是「沒有名字」的工作者,很少廠商會記住你是誰。模特兒辛苦工作卻遲遲拿不到酬勞、被強迫參加飯局、被人毛手毛腳時有所聞,好像很多人搞不清楚模特兒跟「酒女」有什麼差異。看到這樣的現象,我總是忍不住為模特兒們抱屈,也常跳出來為他們爭取應有的權利。
另一方面,我也認為當時模特兒的制度不夠成熟,包括相關訓練、活動的接洽、演出的準備……等,銜接得並不健全。當時有朋友聽了我的想法,便建議我:「既然如此,你何不成立一間經紀公司呢?」
在這樣的機緣下,我從造形領域跨足模特兒經紀,創立了凱渥,從最初只有三個人的工作室,一路發展成現在的規模。
最讓我驕傲的是,這麼多年過去,社會對模特兒這個行業的看法產生了轉變,模特兒成為了「正當行業」,甚至有很多朋友放心地將兒女交給凱渥。

闖蕩時尚圈三十多年,有什麼難忘的經驗?
讓我難忘的經驗太多了,像是在一九九○年,我擔任了國際品牌Gianfranco Ferre發表會的創意總監,為臺灣與國際設計師跨國合作的首例,頗具指標性。當時我大膽建議設計師修改發表會的音樂,對方欣然接受;此外整場秀用的都是東方面孔的模特兒,打破了臺灣時尚界認為「用外國模特兒才國際化」的刻板印象。
另外一件對我而言意義重大的工作,就是在二○一一年和設計師呂芳智合作,推出高級訂製服品牌「LUHONG COUTURE」。這個品牌的訴求之一是「高實穿性」,我們不想設計出只具舞臺效果的服裝,而希望做出讓每個人都能穿的衣服。如何兼顧創意、時尚和生活化,其實是高難度的挑戰。能回歸到我最喜歡的設計,圓我心中的一個夢,這種感覺實在很棒。看到大家喜歡我們設計的服裝,我也感到非常快樂。
你認為要成為一個成功的模特兒,應該具備什麼條件?
想當模特兒,當然必須具備一定程度的美麗外貌,但這只是最基本的條件罷了。我認為模特兒事業成功的關鍵,還是在於夠不夠認真、夠不夠敬業,以面對接踵而來的挑戰。
模特兒需要的專業訓練,可能超出多數人想像,沒有人可以一步登天,無論是想在伸展臺、廣告,或是歌曲、戲劇領域有所表現,都需要經過不斷地磨練、不斷地累積經驗,才可能嶄露頭角。臺面上的大明星,像是林志玲、阮經天也不例外。他們也曾經歷工作低潮,熬了六、七年,甚至一度想轉行。不過也是因為能耐得住磨練,把自己「準備好」,才能把握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從伸展臺跨向戲劇,進而打響名號。
另外一點,我認為模特兒不能只有外貌,也要有頭腦。年輕人可能有年輕人的想法,但有頭腦的人才懂得虛心受教,才懂得團隊合作的重要,而這也是成功的必備條件。

忙碌的工作之餘,你有什麼讓自己放鬆的辦法?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