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四十年的幸福歌聲

二○○九年結束時,我見到朋友都會這樣說:「過去這一年,我覺得最快樂、也最值得回味的事,就是聽了鳳飛飛的演唱會。」
那一夜,我有一個極深的感觸,覺得自己是幸福的。因為,一個聽了四十年的歌聲,如今還能再度獻唱,唱得依然那麼好,而我也能安然坐在臺下,有多少應該相偕共享懷舊美好時光的親人好友,此刻卻已不在人世了。要能夠四十年來大家都平平安安,換得一晚在此共聚,這都是上天的垂憐照顧,這樣的幸福,我以前並不真的懂得。
感謝鳳飛飛。演唱會後內心極平靜滿足的體悟溫暖在心頭,久久不熄,我逢人便說,期待鳳飛飛下一次的開唱。
沒有下一次了。我如今才更明白,鳳飛飛的美好歌藝並不是那晚演唱會的精華,而是她帶來的幸福感,四十年來我們一起走過的那種安慰,有驕傲,有激情,當然也有悲傷。但是,我們都在這裏。
演唱會一開場,巨星尚未現身,LED銀幕上播放出多年來她不同時期演唱〈流水年華〉的畫面集錦,我立刻就流下眼淚。而整場演唱會,我就這樣哭了,又笑了,不知道多少回……
是冥冥早已安排的一次道別嗎?在美國十幾年,又回到臺灣將近十年後的那一夜,我終於覺得回到家了。鳳飛飛的歌聲讓這一代的人如我,找到了最真實也最純粹的本土認同。在為生活奔忙,在為理想打拚,在進入中年後難免略感茫然失落之際,對種種都有著不確定感的這個人生階段,這一個聲音又提醒了我,莫忘初衷,珍惜眼下。
常聽人說,她的歌聲伴隨著民國六十年代經濟起飛下,多少工廠女作業員度過她們的青春,這樣說法,好像把鳳飛飛定位在某一種階層的通俗趣味,而忽略了她的歌藝了得。
唱片圈的朋友告訴我一個故事,在她遠嫁香港退隱的十幾年,在她的家中仍有一間排練室,搭有一座小舞臺,而鳳飛飛依然持續不間斷地穿著高跟鞋在舞臺上一曲曲練習著。因為她自己都知道這一身才藝得來不易,下過苦工,乃足以睥睨歌壇,所以如俠者練劍般,武功不能荒廢。
時下多少年輕人追求著星夢,敢問有幾人四十年後能驕傲如她,了然自己不只是一位藝人,對流行歌曲精益求精的態度,對自己的工作充滿著精誠與虔敬,終能無愧於每一首她演唱過的歌曲。這是時下靠包裝靠緋聞靠MV打造出的速食偶像所缺乏,而應常存在心的一種典範。
執筆至此,我多歡喜自己沒有錯過她最後一次的演唱會。
我仍記得她在演唱〈愛不完的你〉時,要臺下觀眾給自己身邊的伴一個擁抱或親吻。這也是我此刻在心中,默默所想對她做的。
而那天在現場,她並未親自演唱悼念亡夫的那首〈想要跟你飛〉,而是以MV代替。但是做為歌迷的我,覺得鳳飛飛並不會希望大家以這樣的心情送她最後一程。在我心裏出現的,反而是一首由作家林清玄先生為她填詞的〈陽光喚起〉:
生命縱然還有許多惋惜
情愛依然還有潮來潮去
多年後回憶
如彩虹鑲在天際
我早把心中的陽光喚起……
感謝讓我與你的歌聲相遇,感謝你一直將我心中的陽光喚起。
以前每次在她主持的電視節目結束時,都會看到她的招牌動作,手指一點說聲「感謝您」。今天,換我來對你說一次吧─
感謝你,鳳飛飛!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