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現代音樂鬼才郭貝爾 隨興揮灑的精確美感

2.漢斯.艾斯勒(Hans Eisler,1898-1962),奧地利作曲家,與貝爾格(A. Berg)、魏本(A. Webern)同為荀貝格(A. Schoenberg)的弟子之一。生前與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B. Brecht)為摯友,與布萊希特共同創作許多精采作品。
3.卡西柏(Cassiber,1982-1992)為郭貝爾與阿爾佛列德.哈爾斯、克里斯.庫特勒(Chris Cutler)、克里斯多夫.安德斯(Christoph Anders)共同創立的前衛搖滾樂團,共發行約20張唱片。

越洋獨家專訪

郭貝爾:音樂,帶給人自由

Q:您與多年的音樂夥伴阿爾佛列德.哈爾斯從漢斯.艾斯勒玩到巴赫的作品、更參與前衛搖滾樂團「卡西柏」的創團與長達十年的共同演出,這些不同領域的音樂演出經驗是否帶給您創作上的靈感?或是這些不同領域的演出經驗是您追尋聲響藝術的過程?
A:與不同的團隊共同演出的經驗,對我而言是與各種美學的相遇與碰撞。這些經驗同時也是一種可能性:讓人不僅將腦海裡面的東西「作曲」出來,還能讓一種音樂──一個你尚未知曉、尚未成形的東西,真正發出聲音,讓你知道這個「音樂」聽起來如何──也許,這可以視為複音音樂的新定義(註1)。

Q:在一九八○年代您開始創作大量的「聲響作品」,而且大多數是根據德國劇作家、文學家海納.穆勒的作品。穆勒的作品是否帶給您聲音作品靈感?甚至讓您想嘗試舞台作品的導演?
A:一開始我陸陸續續地為各種不同的舞台元素工作,然後將「聲響作品」在一個經過音響設計的舞台上「表演」(註2),接著發表了第一部音樂劇場(註3)。一九九○年代我開始嘗試將音樂劇場帶上舞台,當然「聲響舞台」是一直都在的,即使是《史迪夫特的事物》也是如此,人們「觀看」這部作品總是與人們所「聽到」的有些不同。

Q:二○○三年您的音樂劇場作品《白紙黑字》由德國現代樂團「摩登樂集」(Ensemble Modern)在台北演出,帶給台北觀眾非常大的震撼與深刻的印象。《白紙黑字》從觀眾席看來,像一場自由即興的遊戲,可是它卻是百分之百精密設計所寫出的作品,您如何辦到?
A:這主要歸功於演奏者相當傑出的專業能力與投入的工作,同時也透過「距離」——聲音與影像、音樂與情境、聆聽與觀看之間的距離——距離與空間。

Q:可以請您談談《史迪夫特的事物》的構想與您如何發展這個構想?
A:《史迪夫特的事物》完全沒有什麼構想。一開始的初衷只是做一個實驗,一個「不在場-缺席」的實驗。更精確的說就是,如果舞台上沒有半個演員,我們要如何抓住觀眾的注意力?如何讓觀看者維持對舞台的關注力?如何讓舞台上下的互動源源不斷?所以從接下來的一連串實驗中產生這個作品,連音樂都是來自我們製造出來的「樂器」——鋼琴、石頭、金屬、水管、光、水、霧氣與雨水等等。

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