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葡萄牙法朵天后--米詩亞:聽自己內在的聲音,忠於做藝術的決定

忠於自我的葡萄牙法朵天后米詩亞,不只是傳承傳統的民謠歌唱,更將文學納入她的歌曲,將小提琴、鋼琴、手風琴、甚至弦樂四重奏用在法朵的編曲中,她的作品靈感常常來自對探究生命黑暗面很有思想的藝術家的啟發。米詩亞表示:「如果要說成為一位真正成功藝術家的秘訣在哪裡,我覺得就是要對自己誠實、對創作的信念忠誠,才能發揮自身的獨特性,並保有自己內在靈性最深處那一份對藝術的直覺與渴望。」

人物小檔案
 出生於葡萄牙,成長於西班牙。
 1991年首張專輯《米詩亞》嶄露頭角,至今已有9張專輯。
 1998年專輯Garras Dos Sentidos在全球62個國家發行,售出約20萬張,法國評選它為「具有震撼力的音樂 作品」。
 葡萄牙的《共和報》曾將她的作品列入20世紀100張最佳唱片的名單。
 錄製的專輯讓葡萄牙音樂第一次成為美國權威性刊物《排行榜》的重點推介。

世界之窗-葡萄牙法朵天后米詩亞演唱會
10/22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被譽為廿一世紀法朵天后的米詩亞(Misia),是一位忠於自我,極有想法的音樂詩人與製作人。不同於一般刻板印象、詮釋傳統民歌的美聲演唱家,米詩亞的音樂生涯一路走來,充滿一次次的驚奇與創舉。她以無懈可擊的演唱功力、感人的詩作、音樂配器、概念專輯的呈現打破語言的隔閡,將源自於十九世紀中期,據說最早於一八二○年即形成的葡萄牙民歌樂種「法朵」(Fado),變成了擁有全世界樂迷的詩歌藝術。
承襲了傳統法朵的淒美質地,卻揚棄了無病呻吟,法朵天后米詩亞將文學納入她的歌曲,將小提琴、鋼琴、手風琴、甚至弦樂四重奏用在法朵的編曲中;結合探戈、波麗露舞曲的曲風,將這種葡萄牙最著名的民間音樂提升到前所未有的地位。她的歌聲婉轉動人,讓美國編舞家比爾提.瓊斯(Bill T. Jones)採用、印度舞者配上她的曲子來跳舞、古典指揮家威廉.克里斯提(William Christie)率領他的巴洛克樂團演奏改編米詩亞的作品。
為什麼樂曲如此受人喜愛?也許《紐約時報》的讚譽貼切地給了答案,因為:「她唱得如泣如訴,你無需懂葡萄牙文,也能感受到悽慘的經驗與痛苦。」十月份,米詩亞將來台為觀眾呈現女性主義色彩的“Senhora da noite”(夜晚的女性)系列作品。在此之前,本刊搶先透過越洋電話訪談,讓讀者一窺法朵大師米詩亞的藝術心路歷程。

Q:對於大部分第一次接觸法朵音樂的聽眾來說,憂鬱的情感氛圍似乎是它的註冊商標。是什麼樣的文化與歷史背景,或者也可以說是生活哲學,造就了葡萄牙擁有像法朵這樣獨特的民歌音樂?而它的發展對葡萄牙人民來說,又有什麼樣的影響?
A:首先,我想要強調的是,即便文化上深受地中海的影響,我們的位置仍舊是緊鄰著大西洋,所以很多音樂上的素材和思想有別於地中海其他的國家。法朵確實是一個具備有憂鬱氣質的音樂,但它的意思源自拉丁文“Fatum”,意思是命運,因此,它的內容也傳達著人類各式各樣的命運所帶來的情緒與象徵,有快樂的、有哀傷的、有些和著非常活潑的節奏、也有些走在徐緩而抒情的步調中。
當然我必須承認,最受聽眾歡迎的,的確是法朵的憂鬱特質,不僅在葡萄牙,當我在世界各地演唱時回響最大的,也都是這類的歌曲。關於法朵音樂的生成,我想,它是誕生於都市的音樂,這點很重要,就像探戈音樂之於法國、阿根廷一般,法朵約於十九世紀末誕生於里斯本,原來是從中下階層如船員、妓女之類的人物中間,為抒發小老百姓在苦難生活中的心聲而發展出來的音樂,後來傳到了中產階級、上流社會人士的耳裡,其中的異國情調特別吸引他們,開始流行起來,也就演變成一種普遍性的都市音樂。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