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台灣舞者穿得很時尚!

劇場服裝&舞衣品牌設計師林秉豪
人物小檔案
•師承資深劇場服裝設計師林璟如,常與表演藝術團體合作,曾合作的團體及創作者包括:鄭宗龍、雲門舞集、三十舞蹈劇場、動見体劇團、台北芭蕾舞團、舞鈴劇場、舞工廠舞團等。近年最受矚目的作品為2011年與日本戲劇大師鈴木忠志合作的《茶花女》劇場服裝設計。
•甫創立KeithLink時尚舞衣品牌,以「簡約的虛實」為品牌精神,反映於其布料應用及視覺設計上。
•現任「橙橙國際有限公司」創意總監、「林秉豪服裝工作室」負責人。

朱宗慶打擊樂團三月的音樂會《擊度震撼》邀請新生代劇場服裝設計師林秉豪合作,說是新生代,林秉豪已與表演藝術界合作超過十年。直到二○一一年他為日本戲劇大師鈴木忠志《茶花女》一劇設計的服裝,大獲好評,更多次被媒體報導。這次他替朱宗慶打擊樂團設計的服裝,雖仍以過去樂團常使用的黑色為主色系,卻不再穿著單純的黑襯衫,而是在黑色元素中尋找更時尚的元素,甚而加入金屬元素,讓表演者多了些龐克搖滾的味道。

被退98次稿的設計之路
這不是第一次了,林秉豪設計服裝從來就不滿足於既定框架,總是想跳脫,想容納更多、更新的當代元素於其中。自稱是個很叛逆的人,林秉豪的叛逆倒不是從服裝設計開始,自求學時代便是如此。
小學開始念美術班,高中就讀美術科,但林秉豪一直對舞蹈及服裝設計很感興趣,他縫製的第一件舞衣便是在高中時期完成。由於在學校外亦學舞蹈,當時念美術科的他就常和舞蹈科的同學打成一片,也和他們一塊去看布,嘗試為他們設計舞衣。只是「那時候完全沒有身形概念,舞衣打褶穿起來像孕婦裝一樣,好醜!」林秉豪笑道。
因著對舞蹈的興趣,他後來考進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系,一部分原因是當時尚無劇場設計系,無法選擇專攻可同時滿足舞蹈與服裝設計興趣的科系。但開始就讀後,還是覺得這並非自己所想要,幾乎鬧出家庭革命,最後以肄業結束。
結束學業後,林秉豪立即入伍當兵,退伍後仍對原本的夢想念念不忘,拜託朋友引薦,開始與資深劇場服裝設計師林璟如學習。從學徒開始,他什麼也不會,第一件事就學著縫紐釦,他說:「一直刺到手,想說怎麼那麼難?服裝設計不是畫畫圖稿就好了嗎?」
第一次在林璟如工作室接到的案子,便是一個舞蹈科系畢業製作的合作。他回憶,當時被退了九十八次稿,林璟如後來才告訴他,因為那時候他的態度太過趾高氣昂了,且即便有些構思很好,他也說不出如何製作,林璟如便問:「那你怎麼和裁縫師溝通?」林秉豪笑說,這是個永遠忘不了的數字。但嚴師逆向操作的教導方式,果然促使他自我進修、開始瘋狂研究服裝製作,甚至因為這樣鑽研磨練的過程,愛上了舞蹈服裝,確立未來志向。挾著美術與舞蹈背景,也讓林秉豪更能了解舞者的需求,進而精進設計。

「臨時開染坊」的應變功夫
而後與表演藝術團體合作,他常問合作的創作者「為什麼」,因為他認為,表演者和設計師應該多嘗試相互了解。他說,一個設計師的養成不該是被規定制約的,應有更多啟發想像的空間,應該更開放,否則就太可惜了。但他也認為,在劇場中編舞家或導演是藝術總監,服裝設計師是輔助讓視覺呈現更好看,從服裝設計的角度提出建議,最後仍應由藝術總監視是否合乎創作要表達的理念和畫面決定。
通常在設計初期,除討論質料外,林秉豪會以圖稿和類似的圖片參照,與藝術總監溝通,讓他們知道服裝設計出來後的感覺及形狀,比如裙子展開時會是什麼樣子。有時為了與創作者能更直接地溝通,也有大費周章的時候。像是二○○八年雲門舞集的《花語》在嘉義首演,執行製作直接在排練現場準備大鍋子、瓦斯爐、染料、脫水機等,在演出場地外架起了臨時染坊,讓林秉豪現地染布,染完曬乾立刻進劇場讓舞者穿上,試燈光投射下的色彩、氛圍。
《花語》是林秉豪與雲門舞集的首度合作,第二次合作是去年的《如果沒有你》,林秉豪在設計前期,參訪了前來兩廳院演出《水》Áqua的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工作過程。他說,《水》的質料運用給了他很大啟發,後來在《如果沒有你》中的幾件絲質洋裝就是從這而來的靈感。然而不同於歐洲劇場有服裝部門的經常養成,除了設計製作,也有平時固定縫補、整燙、保養的機制,像是絲由動物纖維組成,容易遭蟲蛀,在台灣並不容易保養。只是為求演出呈現效果,還是使用了。
《如果沒有你》一作對林秉豪而言有一大挑戰,舞蹈服裝要貼合線條、臀圍,必須能舞動無礙、能夠延展,但由於每位舞者的身形很不一樣,又各有其限制,他得一個一個去設計和嘗試。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