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資深劇作家--杜國威 感性多情 柔筆探人性

人物小檔案
◎ 畢業於香港大學地理系及中文大學教育學院。
◎ 1979年,以短劇《球》獲選香港話劇團優秀創作劇本,開始參與編劇工作。1993年全職投身戲劇,為香港話劇團駐團編劇。
◎ 編劇作品:《虎度門》、《人間有情》、《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聊齋新誌》及《南海十三郎》等。
◎ 多部劇本曾拍攝成電影,兩度拿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以《南海十三郎》獲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

初見杜國威,他穿著針織毛背心,油挺挺的皮鞋,斯文的白襯衫,鼻上一副眼鏡。他是那種你想像中金獎編劇會有的最典型模樣,某個獨處夜晚,腳邊堆著一疊書,他身陷皮椅,拿起紙疾筆,一旁壁爐火光映照臉上。
杜國威談吐溫厚,講話時聲音輕柔,筆下的人物們不開飛機不搞爆炸,只在高樓影子傾軋下來的城市角落,細細揣測著他人的心意,作著人類千古不變的情感習題。然而,杜國威並不僅是個深居簡出的文人雅士而已。他身上也攜帶著香港特有的世故與快速節奏。當他笑著分析與不同工作圈人種該有的應對模式時,他就像他寫出的故事,機巧對白裡藏了對人性的犀利指涉,和那種只存在都市裡的惘然。

多情感性 比別人多十倍
作為香港數一數二知名的編劇,杜國威擁有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的雙高學歷。四十六歲前,他還是香港可立中學的教師,四十六歲後中年轉業,從此全職專注寫了一百多個劇本。他的作品包含電影、電視,和舞台劇本,知名者如《刀馬旦》、《我與春天有個約會》、《人間有情》、《南海十三郎》、《如果愛》。這些劇本曾幫他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編劇獎,及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香港政府還特別頒了個「銅紫荊星章」的勳銜給他。
跟杜國威聊天是這樣的:一坐下來,話匣子開了就是開了,談著自己在編劇這行的經驗和體會,文字滔滔不絕從他口邊湧出。你完全能夠聯想到,這是個曾經每天寫電視劇本十個小時,三天完成一集的高產能作者。
杜國威從小在十二個小孩的家中長大,他排行倒數第二。近十個姊妹的女人心事,大約讓他看盡了人世間所有可能出現的心機互動。他自言,成長過程中,他就特別比別人擅長觀察人情之間的微妙波長。能以寫字當一生志業的人,他說,沒有別的,除了天分、機緣、訓練,就是過多的感性,「比起別人,我大概是十倍的多情。」
雖然多情,杜國威顯然也不缺乏必要的理性。拿到高等理科與人文教育學位後,他在任教期間負責學校劇社,帶領學生屢屢拿下「全港校際戲劇比賽」冠軍,後來終於獲得香港話劇團青睞,開始為劇團量身撰寫劇本。

劇團生涯 磨出手中健筆
與香港話劇團結下的緣分,影響杜國威日後甚巨,「我這支筆,可以說是在話劇團練成的。」由於劇團演員人數眾多、特色紛歧,讓他得以一一就著真人原型,去對描寫各種角色類型練苦功:「我寫黃花崗七十二烈士時,每個人細微處怎麼揣摩呈現,那個枝節構造騙不了人。那些年邊觀察邊寫,累積了後來的實力,更懂得表現自己。」
杜國威不相信天下有懷才不遇的人,只是生活在現代,除了努力和才華要足夠,還必須懂得如何主動表現敲門:「以前可能還有貴人去找人才,現在自信的帥哥美女這麼多,你在那邊害羞啊、不敢說,自憐自卑,想著總有一天有人會發掘我的內在美,不如去死啦,哈哈哈。」
終於,幾年加上幾個獎,杜國威兼具產量與質量的工作名聲,得到如電影導演徐克等更多影視圈人士的注意,機會紛紛湧上門。年輕時,擔心拒絕了案子就沒有下一次,於是有好幾年間,杜國威過著生活中只有教書與寫作的軍事化生活,精神幾近無法負擔。直到一九九二年,他考獲「亞洲文化協會利希慎留美獎學金」,終於停止教書,前往美國紐約進修。
「剛到紐約時,我必須要靠吃鎮定劑過活。在香港時的快節奏生活壓得我喘不過氣,忽然停下來,我覺得非常恐懼!」杜國威說,「在紐約的前兩個月,我沒辦法面對現實,連行李中的衣物都不打開掛好,閒到發慌時還去畫迪士尼的著色本。」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