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煎熬出來的文學傳奇

我們車子斜翻在雪堆傍
一輛五十年代的道奇轎車
有五六個菜鳥在裡面
我們手指著另外一些蠢蛋
他們正對著車子尖叫並丟擲
雪球和碎石
以及老樹幹,而我們則反擊也喊叫
希望趕快離開那裡
但我的車窗在雪下三吋
只有三吋,我大聲叫罵
髒話,看到那些小鬼也急怒
的擲東西,從現在這個有利位置
我想像著一切又都重現
看著往事快速回來
就像是上個世紀開始時
那些士兵看見霰彈在他們
所站地點的上方橫飛
而他們驚嚇困惑得不能動彈
但我當時看不見,我轉過頭
去譏笑我的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