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更友善的音樂,展現安靜的力量──生祥在美濃

晚餐後兩小時,藉著夜色氣氛,我們在涼亭進行最後訪談,酒酣耳熱,一聊就越過午夜。潺潺水車聲,夾雜蛙鳴聲、鵝叫聲,在星夜下傳來,伴隨著生祥極有想法的言談,我們深有醉意。也好,醉過方知酒濃,久聊也才明白想法,我深深感覺到,當外界對生祥的認知仍停在「交工樂隊」、「反水庫」、「為弱勢勞工族群發聲」、「為農業請命」、「發揚客家文化」等較「硬」的東西時,生祥現在對自己演出的心態,已變得更簡單、更生活、更能享受自我了。
就像他所說,誠實面對自己生活,展現一種安靜的力量,才是現在最想做的,且安靜的音樂在他看來反而更強壯!生祥說當初美濃反水庫運動對他成長的確幫助極大,累積大量創作資產,並對社會有更立體認識,到目前他仍認為社會改革運動有其必要;但,他已有自己的想法及對話方式,他覺得社會運動還是必須回歸生活面,必須要正視生活的深層基本價值,尤其對一個創作者來講,誠實面對自我才能持久,也才有意義。所以他常常用「把豬養好」、「把麵包做好」當比喻,認為人都要先尊敬自己的工作,別人才會尊敬你。生祥說,自己就只是一個盡力把音樂做好的人,不管是當一個Artist或Player時,知道「what is good sound」,努力把「好聲音」做出來,然後彈奏及唱給大家聽,這樣罷了,但他相信,這裡面肯定會有一些強大的改革力量。
最後,涼風徐徐,水聲潺潺,夜更深了。生祥透露他最近已重拾月琴,並開始有些新的想法在醞釀。月光山連接金字面山,昏暗卻沉穩,椰子樹想必也都睡著了。燈光下,山色迷濛,已懂得盡力做到enjoy自我音樂的生祥(但不是每一場都有辦法,偶爾還是不行,生祥補充),與友善的、寧靜的美濃的夜,逐漸交織成一幅充滿詩意的畫……

◎受訪者簡介
生祥
林生祥,高雄美濃人,現為台灣知名民謠歌手,長期以來不斷突破自我創作可能,因此深獲樂迷肯定及喜愛。演唱足跡除台灣外,並遍及捷克、比利時、法國、加拿大、新加坡、德國、挪威、美國、中國等地,皆深獲好評。近年來嘗試將沖繩、古巴及非洲節奏融入創作,並與來自日本、英格蘭的樂手及德國錄音工程師合作,充分展現他個人獨特音樂風格。
環顧台灣流行音樂界,因為島上多種語言、文化相互刺激,加上許多音樂人能充分吸收海內外元素,因此造就目前豐碩成果,在華人世界裡可謂一枝獨秀。其中,林生祥極具代表性,因為他正視自己身為農家子弟的身分,並積極開發自己所擁有的客家山歌、文學與文化傳統特色,以誠實、坦率的姿勢詮釋想法,創作出一首首扣人心弦的動聽歌曲。已出版專輯《過庄尋柳》、《遊盪美麗島》、《我等就來唱山歌》、《菊花夜行軍》、《臨暗》、《種樹》等,最新專輯《野生》即將於2009年4月發行。(何佳駿/文)

◎作者簡介
何佳駿/一九七五年生於雲林斗六,政治大學中文系博士生,專攻戰後台灣新詩研究,曾發表〈貝嶺傾向何方?〉、〈光和熱與毀滅不了的夢──以審美對象角度探析葉笛詩心〉、〈我看當前台灣的「台文系所」與「中文系所」〉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