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盤古開天談起 央行新總裁苦熬出頭

2月1日上午10點40分,行政院在記者會中宣布,央行總裁彭淮南2月底退休後,由副總裁楊金龍升任央行總裁;下午,彭淮南就帶著楊金龍到立法院拜會各黨團立委。寒風中,2位滿頭白髮的老人在立法院穿梭行走,像是老師父交代大徒弟未來的注意事項;彭淮南穩定的政策風格,也確定將是楊金龍未來施政的主軸。

學者講課風格
致詞太長,聽眾常常霧煞煞

彭淮南與楊金龍2人外型雖不相同,但生活與工作模式卻高度雷同,2人都是苦學出身,彭淮南最喜歡的運動是到台北大安森林公園和陽明山健走。據了解,楊金龍最頻繁的運動也是健走,只不過他是利用時間在央行的四周馬路上走,並兼練氣功。

自從楊金龍確定接任央行總裁後,不少媒體都形容他沉默寡言,但很少講話並不代表他沒有話要講。其實,楊金龍在一些記者會的場合致詞時,往往一開講就長達20分鐘,而且內容會從盤古開天說起,充滿哲理,常令台下的聽眾一時難以掌握重點。

2016年,在一場萬事達卡與台灣行動支付公司的記者會上,應邀致詞的楊金龍,從古代的貨幣是海邊的貝殼講起,再談到貨幣的金本位,最後還帶到牛頓的萬有引力...;而同年在另1場財金公司與香港金融卡跨境提領的記者會中,楊金龍在致詞時就表明:「平常我受邀致詞的機會不多,今天請容許我講長一點。」沒想到,楊金龍一開頭就講:「先讓我們回到大學時代所學的貨幣費雪方程式(MV=PT),這個M是指...。」楊金龍從這個方程式解釋貨幣是中立性,貨幣有1層面紗...,簡直是在對著大學生上課。

由於致詞時間過長,讓下一位致詞的時任金管會副主委桂先農(現為保發中心董事長),當場就狠狠地酸了楊金龍一下:「這個記者會是在上午舉行的,但是楊副總裁致完詞就到中午了;所以各位貴賓、媒體朋友大家午安...」引來現場一片笑聲。

直到最近楊金龍在立法院財委會備詢時,當立委余宛如問楊金龍,川普稅改有何影響時,楊金龍回答:「報告委員,這個可不可以讓我講長一點...」,余宛如立即回答:「不行,我的時間有限。」可見,楊金龍以前少講話是沒有機會,一有機會他也很想表達自己的想法;未來當上央行總裁後,各界對他的致詞與說明,可能要多點耐心。

「穩」字當頭
蕭規曹隨,一切依法辦事

跟在彭淮南身邊學了20多年,楊金龍這次終於熬出頭了,而府院選擇讓楊金龍接棒央行總裁,求的也是一個「穩」字。…(本文節自財訊548期,詳全文)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