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進防禦型生技股


流動性緊縮 金融市場隱憂

全球股市雖然在二○一八年沒有出現黑天鵝事件,但二月、十月、十二月等出現的小型股災也把投資人折騰得七葷八素,這是景氣擴張循環即將結束的特徵之一,回顧當初二○○八年雷曼兄弟集團還沒倒閉前,美股的波動就已快速放大,所以二○一九年全球金融市場波動率維持高檔仍是大概率事件。

除了擺在眼前的中美貿易衝突以外,什麼事情將會是影響金融市場的重大因素呢?總括而言,應該還是貨幣流動性的問題,而債券市場的殖利率只不過是浮現出來的病徵而已。

觀察十二月的聯準會利率會議,雖然調降了明年的升息次數,但仍未針對縮表給予時間以及總量框架,顯示聯準會依舊不願減緩縮表規模。按照目前的進度,每月五百億美元贖回聯準會持有美債及MBS,一年將從金融市場抽離六千億美元的資金,如果加上乘數效應,市場的緊縮程度不可小覷。

另一方面,川普總統大幅降稅導致政府稅收出現短缺,必須依靠財政部大量發債彌補資金缺口。根據美國財政部數據,單是去年十一月的預算赤字就飆破二○五○億美元,比去年同期暴增四七.四%,美國財政部預測,截至九月的二○一九年會計年度,預算赤字恐將衝破一兆美元大關,聯邦政府為支付開銷,勢必得借貸約一.二兆美元才能度過難關。
目前累計川普上台以來國債已暴增一.九兆美元,使美國的總體公共債務高達二一.八七六兆美元(約台幣六八一.一兆元)。觀察美國的債務壓力,二○一八年美國財會年度,單是利息支出就高達五二三○億美元,何況在升息循環的過程,到期重發的債券利率更高。

美國財政部預計二○二○年,單是支付國債的利息就要超過社會安全保險支出;二○二二年支付國債的利息將超過目前的國防預算,突破七千億美元。在這樣的背景環境下,FED仍持續每月五百億美元的縮表,流動性的緊縮將可能再度推高公債殖利率,進而影響股市,不得不防。

台灣景氣加速降溫 限縮未來年節行情

將焦點拉回台灣,景氣擴張力道的急凍仍是限縮指數空間的主要原因。根據國發會的最新調查,十一月台灣景氣綜合判斷分數降至十七分,創下二○一六年五月以來最低,一口氣較前月陡降了五分,雖仍維持住黃藍燈,但只要再降一分即落入代表低迷的藍燈區。構成燈號的九項指標就有五項轉弱,生產、貿易及消費全都轉差,這是一個大警訊。

另外,景氣領先指標與同時指標於十一月雙雙跌破長期趨勢一○○.○,這也是二○一九年開端的不利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