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五線譜 曲不終沿著夢想挺進


「經過多年治療經驗,肝癌最佳的選擇是手術切除。」黃道政說。因不能再做切除手術,他接受三總放射科醫生建議向該院肝臟移植團隊申請諮詢與換肝評估,於一百年通過評估,開始排隊等待換肝。

一○二年接到兩次醫院通知換肝,他選擇把機會讓給更危急的癌友。肝指數檢查正常,但這一年腫瘤像青春痘一直冒出來,是他怎樣都料想不到的病程。

一○三年七月肝腫瘤又復發,很幸運腫瘤長的位置可以做肝腫瘤射頻消融電燒灼術,這次住院五天;九月又發現兩顆腫瘤,住院十天做五次肝癌酒精注射療法,十一月做核磁共振又有二顆腫瘤,十二月再做電燒射頻術去除。

最後醫生懷疑是肝內膽管癌,再復發只能做化療、放療,至此黃道政表示:原以為自己的生命已走到盡頭,要畫下抗癌的休止符。

「癌」像什麼?癌像暗黑的天使

黃道政二十九歲開始抗癌,幾次換肝機會都讓給更需要的人,在病情最危急時刻,一○四年一月十八日醫院告知他得以第二順位做肝臟移植手術,讓他抗癌的休止符,添上了全音符。

肝臟移植手術順利,他經過一年休生養息,慢慢恢復運動,從散步到騎單車,參加馬拉松5K、10K、21K、超半馬26K…逐次增強運動強度。

去年七月經友人介紹加入台灣抗癌協會完成玉山攻頂、泳渡日月潭。同年十一月參加第八屆單車環島挑戰環台一千公里。在環台的分享會上,最後總會感性地感謝他的家人,尤其是他老婆林淑敏。

當年那顆「廣島原子彈」的肝腫瘤,炸開抗癌的奮戰故事,烽火沒有奪走他的生命,更沒有讓他舉白旗投降,更用餘命致力鼓勵癌友及努力圓夢,實現年輕時未完成的夢想。

筆者問他:未來的期待與目標?他回:在運動抗癌上想做生病前沒做過的事,六十歲已完成台灣人一輩子要做的三件事,近年想要挑戰42K全馬,已開始擬定訓練計畫,未來想攀登喜馬拉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