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遵慈:印度煞車RCEP台灣路?

想當然耳,印度國內以出口為導向的企業非常失望,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印度暫緩加入RCEP有其更深層的考量。印度近年希望推動人力貿易,讓國內中階技術勞工向外移動,但各國對「人」的市場開放處於保守態度,以至於印度在這部分的談判並沒有獲得理想回饋。最後,莫迪上任後推動「印度製造」政策,可視為一種反向市場操作,當RCEP生效後,印度維持相當程度的關稅,他國為規避關稅反而會選擇進入印度駐廠投資,有助於外國投資跟技術引進。

綜合以上幾個要素,徐遵慈說道:「現階段暫緩加入RCEP,對印度市場影響似乎沒有想像中的大」,印度與許多經濟體本有FTA,暫時停擺加入RCEP,也可以阻擋中國更多的進口,以及貿易逆差,對於印度而言,雖然會喪失部分出口機會,卻未必會是區域整合中的輸家。

逆境求生存 台灣產業競爭力

借鏡於印度的角色與政策,台灣能否這麼處之泰然?徐遵慈憂心的點出二○一九年以來,美中貿易戰的關係,台灣對美國出口因為轉單受惠,出口值上升到一七%左右,反之,對中國、歐盟、東協等國家的出口都有下滑的現象,「而且,下滑的幅度還不小」。
CPTPP生效後,許多未加入的經濟體已經受到一波衝擊,這也促使RCEP加快簽署的腳步,未來RCEP正式生效後,不在這兩個區域整合協定中的台灣,出口產業絕對會有更大的影響。

「經濟部的說法是,台灣出口產品比例以電子產業為大宗,也多有簽訂資訊科技協定(ITA),現階段對台灣出口影響不大」,但徐遵慈根據過往的研究分析指出,台灣出口結構中,出口到RCEP成員國,如:中國、東南亞國家、印度等等,以半成品、中間材居多,其中有四○%是積體電路等相關ITA協定概括產品。根據規定,這類型的中間材出口至各國已是零關稅貿易,不會受RCEP影響,「相反的,ITA規範以外的產品,比如說農產品、工具機、石化原料與紡織原料等民需用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必定會受到威脅」,屆時無論是台商或外商,若台灣無法成為合適的出口基地,近期回流的投資也會再度外移。

投資外流將會掀起一系列蝴蝶效應,包括就業機會減少、內需市場不足、海外市場縮減,徐遵慈以機械業為例解釋,同樣產品,台灣出口需要課徵一二%關稅,進口商比價後多會傾向與關稅互惠的國家購買;另一方面,當周圍國家相繼推出關稅、匯率政策
,台灣仍維持現況,產品競爭力下降,出口產業只會遇到更大阻礙。

即將串聯起來的RCEP全區域經濟體,中國推動「一帶一路」的重要地區。中國近年不斷加強與這些國家的合作與投資,作為台灣出口最大的競爭對手,RCEP若以中國為核心,對其整體經貿與產業發展而言是如虎添翼。

或許,中美貿易戰、日韓貿易戰與香港時局不穩的時刻,台灣從中受益爭取台商回流、外商投資,也不能自得其滿,「全球化下的國際分工問題,不管是台灣或是任何一個國家,都不可能獨攬所有工作」,徐遵慈提到,未來的產業趨勢,各國必須抉擇國內發展的目標產業,清楚知道什麼產業受惠,受損的產業又是哪些,最重要是政府如何協助企業、廠商因應,而不是關上協商大門,作繭自縛。

無論是過去馬政府時代到現今蔡政府執政,台灣都必須積極爭取參加經濟整合,RCEP簽署是國際上非常龐大的工程與事業。回頭檢視二○一九年的「川普之亂」中美貿易戰,台灣廠商投注非常多心力,把握這一波轉單時機。面對短期內沒有辦法加入RCEP和CPTPP的窘境,也無法像印度或中國有足夠的內需市場,台灣經濟貿易成長仍仰賴整體國際整合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