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議修法 補強台灣社會安全破洞

舉例來說,桃園弒母案件,高院認為梁男弒母時無意識而判無罪,責付給桃園衛生局,王婉諭認為,不是丟給衛生局就結束,一旦拘役期滿,個案回到社會是否強制復健、定期報到、強制服藥,醫生、衛生局等相關單位必須討論清楚,警政也須連結社區、醫院加強戒護。

早期介入、早期支持

過去台灣對於精神衛生不重視,投入經費僅有WHO標準的三分之一,社福團體指出,台灣精障年齡有下降趨勢,以往發病者多在五、六十歲接近退休的年齡,現在二、三十歲精神不穩定的人數增多,他們的人生還有四、五十年要過,早期介入、早期支持就變得非常重要。

根據精神科醫師說法,大部分個案治療六到十二個月,病情會趨於穩定,即可回到職場做些簡單的工作,傳統方式是把精障者關在家裡,精障者和陪伴者常起衝突,王婉諭表示,如何幫助精神疾病患者與這個社會保持連結,不讓他們從社會安全網墜落,是她從政非常重要任務。

她在立委任內提出社安網2.0版,希望建立社區型心理衛生中心,包含社工、心理師、職能治療師等,提供心理、物理及復健治療,讓精神障礙者有機會在社區中自主正常生活,甚至學一些技能重回就業市場,而家屬照顧壓力減少,亦能看見希望,互動反而更正向。

走過小燈泡事件,王婉諭深知被害人獨自面對司法審理的艱辛及不平等待遇,她指出,過去法律扶助只幫助被告,被害人在經濟考量下,不見得會自己請律師,因此極力推動《犯罪被害人保護法》(以下簡稱犯保法)修法,上個會期已爭取到被害人的法律扶助。

給予心理陪伴 協助生活復歸

提到《犯保法》,就必須提到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每一個縣市皆有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隸屬於檢察官體系,檢察官可依傷害、死亡、性侵等重大情節,將被害人轉介到被害人保護協會獲得法律諮詢及服務。

但是根據過去的資料,並不是每個被害人都有被轉介到該縣市的協會取得幫助,未來修法要補足落實轉介的責任,而每個縣市的協會都有義務及權利了解每個案件審理的狀況,適時提供犯罪被害人所需的法律服務及資源。

一般來說,犯罪被害人保護協會都是二到三個志工組成,志工的素質不一,不同地區的被害人所得到的服務就有落差,王婉諭認為,被害人需要的協助,除了司法專業之外,最重要的是心理陪伴和生活復歸,相關的資源服務必須清楚透明,不能因為運氣或地區而有差異,未來修法方向,第一,要明定協會專責人數,包含社工、犯罪被害人代表等,第二,要責成單一服務窗口,讓資源統一化,給予被害人充足的法律及心理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