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能加入RCEP 台灣中小企業的出路?

未能加入RCEP 台灣中小企業的出路?

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已於二○二○年十一月十五日正式簽署生效,同CP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一樣,台灣並不在名單之內,被排除在兩大區域經濟體之外,向以出口為導向的台灣,如何突破重圍,在夾縫中求生存?

傳產關稅影響嚴重 台廠轉移生產線因應

RCEP是由東協十國,加上中國、日本、韓國、澳洲、紐西蘭等十五個成員國簽訂的區域貿易協定,簽署的內容涉及貨品貿易、服務貿易、經濟技術合作、投資、智慧財產權、競爭政策等相關議題,當中十五個成員國人口總合約有二十三億人、GDP合計約二十六兆美元,占全球GDP的三分之一,是目前全球規模最大的區域經濟協定。

RCEP簽署完成,對台灣產業影響有多大?台經院研究九所所長譚瑾瑜認為,由於台灣對東協出口的產品約七○%屬於IC通訊產品,這些項目受到WTO資訊科技協定(ITA)的保護,關稅已降為零,基本上不受影響,其他三○%不受ITA保護的傳統產業,包括鋼鐵、機械、紡織、石化等受關稅影響較為嚴重。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其實是四個「東協+1」的彙整,包括「東協+中國」、「東協+日本」、「東協+韓國」、「東協+紐澳」等FTA,二○一三年開始談判,到今(二○二○)年簽署完成。歷經七年漫長的時間,中、日、韓紛紛以其主力產業插旗東協市場,如越南為韓國手機最大生產國,日本以泰國為汽車的生產基地,做為進軍中南半島市場的跳板。

因此,RCEP對台灣的影響,早在「東協+1」的時期就已發酵,而台廠早已有所因應。以紡織業來說,早在一九八七年工資上漲,就有一波廠商到中國大陸、東協投資,把附加價值低、勞力密集的生產線移到越南生產,二○○八年TPP即開始談判,到二○一三年RCEP異軍突起與TPP抗衡,加速第二波的產業外移,像是紡織大廠儒鴻、聚陽在越南皆有工廠,並且產生群聚效應。

RCEP降稅緩衝期十至二十年

不論是RCEP或CPTPP,影響最大的還是「原產地」規則,譚瑾瑜以彈性紗為例,抽紗到成品,RCEP規定區域含量大概是四○%,有些台廠還可留在台灣研發生產高附加價值的上游產品,但CPTPP規定就很嚴格,從抽紗到成衣都要看在區域內生產的比重,必須在CPTPP成員國家內完成,區域內產業會因此而連結緊密。台灣沒有加入CPTPP,部分產能就必須挪到CPTPP區內生產。

比較RCEP與CPTPP的差別,除了區域含量不同之外,「CPTPP是高標準、高品質的協定,貨品貿易各項產品最終還是要全開」,但成員國家可以設定降稅期程,例如日本為保護國內農業,稻米設定在五十年內關稅逐漸降為零。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