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能加入RCEP 台灣中小企業的出路?

而「RCEP是有條件的開」,部分國家貨品僅開放五到六成,服務貿易僅有日本、韓國、澳洲、新加坡、汶萊、馬來西亞、印尼等七個成員是以「負面清單」方式開放,開放程度較大,中國大陸要等到協定生效後六年內才轉為負面清單,開放程度不如CPTPP高。

長期來看,RCEP並非簽署之後關稅立刻降為零,十五個成員國為了保護國內產業,降稅設有緩衝期,期程在十年至二十年不等,因此RCEP對於台灣產業的衝擊將會在日後漸漸凸顯,這段期間,政府和企業都必須做好因應措施。

透過產業及技術交流 降低關稅屏障

譚瑾瑜不諱言,由於兩岸關係複雜,台灣要簽署FTA或加入區域貿易協定,確實是有挑戰的,當然政府還是會積極爭取進入CPTPP及雙邊的FTA,在還沒加入RCEP及CPTPP之前,台廠還是可以透過產業及技術交流,降低關稅的屏障。

她舉例,台中有一家工具機廠在印尼深耕,協助當地教導印尼技工如何操作工具機,等於是幫印尼訓練技術人才,屆時印尼廠要買機器時,自然會採用台灣的品牌,台灣機台進入印尼有五%至一○%的關稅,這家廠商就跟工業部爭取是否能降低進口機台的關稅,透過良好互動來爭取降低關稅障礙。

第二個方式是以投資帶動貿易,東協國家本來就希望台灣進去設廠投資,大企業布局國際市場,可以帶著衛星廠一同前往,形成產業供應鏈,一方面零組件可跟台廠購買,另一方面可以區域的產業鏈,做為與當地政府溝通的籌碼,達到降低關稅的目的。

「談一整部FTA可能比較困難,但以產業合作的方式,化整為零,以堆積木方式一塊一塊來談,是當前可以努力的方向」,譚瑾瑜說明。

值得注意的是,中韓本來就有FTA並無太大改變,RCEP簽署完成,卻意外牽起中日、日韓之間新的貿易關係。在日韓間,韓廢除日產品關稅比例由一九%大幅提升至九二%,而日廢除韓貨品關稅品項達九二%。而在中日間,中國廢除日本關稅由目前的八%提升至八六%。

加強產學合作 輔導產業升級

中國和日本分別是台灣第一大及第四大市場,日韓產品和台灣同質性最高,日韓達成貿易協定,對台灣出口日本市場造成威脅,而中日零關稅協定亦不利台廠在中國市場的布局銷售,影響的程度則必須以單項產品來細看,才能找出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