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投資新看點

貨幣投資新看點
台幣從二○一九年八月的31.733低點開始升值,截至二月二十三日為止,已經來到27.806高點,十八個月共升值12.37%,而且升值趨勢仍沒有反轉的跡象。

嚴格來說,撇開疫情干擾的二○二○年三月全球股災不算,台股能夠突破12682的三十年高點,資金回流台灣是一大助力,讓加權指數得以不斷刷新歷史新高,看不到天花板,以目前台灣的疫情相對歐美等大國受到控制,預期在歐美還沒達到群體免疫之前,聯準會的超寬鬆貨幣政策立場不會改變,美元指數不容易出現較長時間的反彈趨勢。

新興市場貨幣持續升值

二○二一年新興市場貨幣將受惠於資金的流入而升值,特別是反映未來經濟成長改善與通膨攀升前景的大宗商品出口國。例如俄羅斯盧布、哥倫比亞披索、哈薩克坦吉以及巴西里耳等大宗商品出口國貨幣看升,尤其是在高盛喊出油銅進入超級週期,美原油站穩每桶六十美元,倫敦銅突破每噸九千美元,進一步強化市場對於新興市場貨幣看好的心理預期。

由於大多數新興市場貨幣的評價仍處於多年來的相對低檔,對於疫苗施打後的經濟復甦展望,使得依賴全球貿易與經濟成長表現的亞洲貨幣(韓圜、人民幣、印度盧比、新加坡幣、馬來西亞令吉)與中歐國家貨幣(捷克克朗、波蘭茲羅提、羅馬尼亞列伊)都被看好。

台灣出口轉型並未成功

強勢台幣雖然有益於台股的資金行情,但同時間也不利出口。日前央行理事曾提醒,目前台灣因半導體及資通訊產業出口暢旺,貿易順差持續擴大,當前台幣升值的情況與當年「荷蘭病(Dutch Disease)」的背景有些相似,台幣強勢升值恐不利其他產業發展。一九六○年代荷蘭發現北海天然氣後,出口巨幅擴增,荷蘭幣大幅升值導致傳統產業喪失國際競爭力,加速去工業化。

雖然主計處認為台灣的各行各業都在往前走,台灣已經不像以前只是進口原物料,簡單加工後就出口,現在生產鏈形成,附加價值有所提升,不用擔心荷蘭病疑慮。但中華徵信所認為,近二十年出口結構呈現的是出口占比不斷往中間產品靠攏,二○○二年占比為66%,並逐漸遞增到二○二○年的77.1%,導致資本財與消費品的出口占比持續下降,而且對中國的依賴度更加提高,二○○二年對中國(含香港)的出口占比為32.3%,逐年提高到二○二○年COVID-19疫情爆發後的43.9%,顯示出口轉型基本上是失敗。

貨幣寬鬆壓抑美元指數

二月二十三日聯準會主席鮑爾在參議院的銀行委員會視頻聽證會上表示,目前的經濟復甦仍不均衡且遠未完成,後續也存在高度不確定,表態將繼續維持現有公債和抵押支持債券購買速度,直到後續進展實質性達到聯準會的政策目標。聯準會將會在改變債券購買速度前「提前很長一段時間」與市場進行清晰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