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息,然後呢?

聯準會以就業與通膨為己任,非常專注於克服過高的通膨,並能夠在做到這一點的同時而不引起經濟衰退,但事實上聯準會並沒有達到這個目標,幾乎每一個升息週期都以經濟衰退告終。

例如1929年大蕭條、1937年的政策錯誤、1974年美國富蘭克林國民銀行破產、1982年拉丁美洲債務危機、1987年黑色星期一、1990年儲蓄與貸款危機、1994年墨西哥披索危機、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網路泡沫、2007年次貸危機、2018十月貿易戰等,都出現聯準會升息的跡象。只不過,在美國債赤字越來越高的背景下,聯邦利率的高點也越來越低,上個世紀末還有5-6%,現在3-4%就差不多到頂了,換言之,習慣了低利率環境,真的就回不去了。

在全球央行陸續進入到升息週期,中國可能是唯一逆勢貨幣寬鬆的國家,十二月十五日中國央行下調準備金率,二十日再公布十二月一年期和五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分別為3.80%和4.65%,一年期利率下調5bp,五年期利率維持不變,這是人行二十個月以來首次大幅下調基準貸款利率,上一次LPR利率下調發生在2020年四月。

人行中止寬鬆 代表經濟觸底

中國能夠在利率政策上與歐美主要國家不同步,就是靠著控制原物料供給與需求,達到控制通膨的目的,所以當經濟衰退時,就可以藉著降準與下調LPR利率達到量化寬鬆的刺激效果,同時中國的利率又比歐美來得高,資金外流的現象會比較不明顯,所以中國的股匯債市的波動起伏受到歐美市場的連動性較低。

但是有一點是之前就提示過的,中國的全面降準不會只有這一次,根據以往經驗,農曆春節前是中國企業資金周轉最吃緊的時刻,今年在恒大破產事件之後,預告著在明年中共二十大之前,北京當局可能會採取擠膿包的方式,讓改革多年後所潛藏的不良問題一一曝光,經濟緩步下行伴隨著持續降準是進行式,因此當中國央行中止量化寬鬆時,就代表這波經濟衰退觸底。

※理財周刊1113期更多精采文章:
◎發行人語>升息,然後呢?
◎封面故事>缺電危機浮上檯面 替代能源重獲重視
◎理財我最大>重病罕病救星 幹細胞療法新趨勢
◎全球理財觀>當沖降稅再延三年 冬至轉運再戰萬八
◎企業巡禮>惠民實業啟動IPO 專注循環經濟
◎網路新聞1>樹人餐飲研習 打造樂齡照護健康
◎網路新聞2>亞果生醫獨家萃取技術獲國家新創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