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之亂

封城之亂

從2020年的COVID-19,新冠病毒不斷變異,在英國發現的Alpha與印度發現的Delta曾經是在這場疫情威脅人類最大的主要病毒株,但自從去年底在南非發現的Omicron之後,已經成為現在主要的傳染病毒株,這場人類與新冠病毒的攻防戰,你來我往,新冠病毒在疫苗問世施打一年多之後,變異到傳染力超強,已達到疫調追不上的地步。

開門拚經濟 還是關門清病毒

歐美國家因制度關係無法強制民眾必須接種疫苗,在這些已開發國家決定開放國門拚經濟,其他各國基於貿易往來緣故,遲早也要面對國門開放的議題,所以最近雙北市長呼籲中央早日定調新台灣防疫模式─清零?還是共存?

其實,答案早在行政院長定調「防疫與經濟並行」之後,就已經回不去了。防疫中心之所以沒有說死,就是因為探索「防疫與經濟並行」的新模式是摸著石頭過河的未知,只能邊走邊修正,萬一真的到失控,也還有緊縮修正的空間。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來看看最近中國大陸在堅持清零的防疫政策上,遇到了什麼樣的困難,有什麼經驗是台灣可以借鏡少走冤枉路。

上海作為中國大陸最大對外口岸之一,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承擔了全中國約四成的入境國際和港澳台航班。在今年三月十一日疫情爆發之前,從搭飛機入境上海的港客,只被要求四十八小時內的核酸檢測報告,並且無需強制預約酒店即可登機,後來傳出徐匯區漕溪北路1200號的老牌五星級酒店─華亭賓館因港客要求開空調,結果工作人員不知道中央空調是內循環系統,必須關掉公共區域,結果病毒就從空調管路擴散到賓館之外。

三種防疫試點 哪一種最成功

本來中國大陸向來都是一發現陽性確診病例,方圓數十里甚至百里就全部隔離做核酸檢,但面對Omicron同時感染二十九個省份,也讓醫界出現不同聲音認為面對西方國家已經與病毒共存,遲早中國大陸也要走向開放國門的那一天,所以才有了三種不同的防疫試點─香港試行西方式的與病毒共存模式、深圳的武漢式五天封城清零模式,以及上海的精準疫調、維持正常生活的與病毒共存模式,對照目前新台灣防疫模式,比較接近實施「全域靜態管理」前的上海「精準疫調、維持正常生活的與病毒共存」模式。

為什麼上海的實驗失敗了呢?最關鍵的因素就是病毒擴散的速度不是疫調可以追得上的,上海確診病例的RO值約9,表示一人傳十人,潛伏期縮短到三天,所以三天就可以一人傳一百人,因此短短一個月,上海二千五百萬人口就達到單日確診九千餘人,等到讀者見到這篇文章,Omicron擴散正好滿兩周,而且第三劑覆蓋率僅五成,屆時單日確診人數能夠控制在五百人以下已經算是很優秀了。

要與病毒共存 口服藥夠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