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了中國 肥了印度

瘦了中國 肥了印度
最近上海的虹橋火車站擠滿了人潮,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只為了離開上海-那個堅持動態清零、中國大陸最現代化魔都。

從三月初的華亭賓館開始,再到3月31日的全域靜態管理至今,被封控五十天是常態,也有人被封控超過七十五天,這段期間因為不能出門,也沒有物流外送,線上購物也收不到貨,正常的金流管道的消費金額大減,根據上海統計局數據,上海四月的零售銷售大減48.3%,遠高於全國下滑的11.1%,並創至少2011年以來上海最大降幅紀錄,並使長三角整體零售銷售重挫30%。

上海居大不易 封城苦不堪言

但人終究需要維持基本生存條件,於是透過「團長」的團購活動成為這段期間最熱絡的購物方式,簡單說,就是黑市,多加點錢、多等等,還是可以買得到生活必需品,只是貴了點,例如一個朋友在微信朋友圈曬了一張截圖,一顆西瓜80元人民幣,平常時候80元可以買兩顆西瓜。

也就是說這段期間有些待在上海的民眾,不僅賺不到錢,還要被迫接受物價翻倍,雖然不及1937-1948年的惡性通膨,但這兩個月許多人經歷了「想吃但吃不起」的內心掙扎,別說是外地的臨時工搶著離滬,就連生活條件優渥的西方人也迫不及待地搶票、走路、騎自行車等方式離開上海。

更不用說外企下決心降低對中國大陸供應鏈的依賴,例如,據外媒9to5Mac、《華爾街日報》報導,蘋果正在更仔細地研究哪些國家可以頂替中國的部分生產,推進「擴大在中國以外製造」的計畫,並且已通知相關代工製造商合作夥伴,印度和越南就是備選之一。

印度製造愛瘋 組裝縫隙過大

實際上,在2020年初COVID-19疫情擴散到全球之前,蘋果就曾試圖降低對中國大陸依賴,實現生產多元化,事與願違的是這些地區的工廠在製造品質、供應鏈等方面都遠不如中國大陸的工廠,例如有媒體報導指越南生產的AirPods品質不過關,印度生產的iPhone縫隙過大,都顯示出這些地區的工廠生產水準落後於中國大陸。

友達董事長彭双浪認為,要取代中國大陸的生產基地難度很高,因為不只有人力問題,還有該國家的基礎設施配套是否完整,走出中國大陸大型生產基地後,分散式的跨國製造聚落未來會崛起,但只會慢慢發生,生產比重也不高。

印度取代中國 童子賢不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