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古都 智慧水治理

科技古都 智慧水治理
2020年臺灣沒有颱風過境,隔年隨即迎來56六年來最嚴重乾旱,各地方接連陷入供水危機,就連全臺蓄水量最大,支應南臺灣農業灌溉的曾文水庫也乾涸見底,南臺灣「好旱」!專家警告,未來在氣候變遷之下,旱象將成為常態。

然而,氣候變遷造成的缺水危機其實早有預警,經濟部水利署於2012年發布的《台灣地區各水資源分區因應氣候變遷水資源管理調適能力綜合研究》指出,若氣候變遷未得緩解,2030年臺灣各縣市將面臨嚴重的缺水問題,其中以臺南市與高雄市的供需缺口最大。

其實南臺灣的水情缺口一方面來自氣候條件,以臺南市為例,因地處熱帶季風區,終年乾溼季分明,降雨時間、空間嚴重分配不均,若夏天颱風進不來,隔年梅雨季來臨前,就可能面臨缺水危機。

*寶島米倉、科技重鎮 缺水危機一觸即發

用水缺口另一方面來自南臺灣正迅速擴張的半導體產業。根據科技部公布的數據,今年上半年,臺南科學園區平均每月用水量登上臺灣三大科技產業聚落之首,達到近20萬噸CMD,以單日用水量計算的話,占臺南市單日用水量的7%,未來,隨著產業聚落擴張,南科用水將在2026年達到33.5萬噸CMD,屆時,若伴隨氣候變遷、降雨型態轉變,產業供水恐怕會更加吃緊。

缺水成了高科技業者的阿基里斯腱,致命的要害,台積電在其財務揭露報告中預告,臺灣未來每十年會發生一次乾旱,恐影響營收約0.7%~1.1%,若以去年的總營收計算,初估將損失165億,而這對於正亟欲發展高科技產業,吸引投資根留的臺南市來說無疑是一大打擊。

除此之外,南臺灣還有另一個用水大戶,農業。

「在用水標的上,農業用水占63%,民生用水占19%,工業用水占18%,」臺南市政府水利局局長韓榮華指出。

然而,遇上旱象,一畝畝的稻田只得停灌休耕,以支應民生、工業用水。

「水」對於臺南這座寶島米倉、科技之城來說是重要的命脈,當兩者同時大喊「口渴!」時,缺水危機一觸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