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的溫柔進行曲〉年輕人啟動「自己的教育自己救」運動

教改20年亂象叢生,讓多數人民沮喪。一群熱血年輕人啟動教育小革命,顛覆傳統思惟,要助人找回教育的本質與樂趣。你對教育的想像是什麼?夏末傍晚,一群年輕人擠在會議室間,圍坐成圓圈,你一言我一句地分享,「是期待、自主、摸索、焦急……,」其中一名伸長脖子說:「教育是Ah-ha(狀聲詞,啊哈)!開竅!」靈光乍現的片刻,或許就是教育的本質和樂趣。

過去20多年來,教改從沒停過,但人民卻感覺愈改愈亂。現在,有群年輕人不甘現狀,決定做自己的教育小革命。

不滿教改亂象 自己能救自己

這天晚上,名為「串串心台灣教育新創團隊」的交流會議,超過十個教育團體第一次聚在一起,討論整合資源的可能性。這些團體中,有人幫忙學生做生涯規劃、有人推動博雅教育、也有人從事偏鄉教學工作。他們沒有顯赫家世,沒有太多資源,只有一股腦的拚勁和熱情。問他們為什麼要投入這改革?他們不約而同回答:「因為自己就是受害者啊!」

但其實這些年輕人不乏台大等名校畢業,算是求學路上的勝利組,為何自稱受害者呢?回顧台灣近年教育進程,不難理解這群30歲左右年輕人的沮喪。他們的求學階段,剛好碰上台灣解嚴時期,並推動教改,廣設高中大學、實施多元入學方案等政策,是台灣教育史上最動盪的階段。

從小在自由民主風氣中成長,他們對教育抱有更多想像,更親身感受到學校教育的不足。

輔導生涯規畫 助人找出方向

首先,他們感受到,台灣教育過程並沒有讓學生找到人生方向。即便名校畢業還是茫然。因此他們第一步是直接面對就學中的學生,先求小改變,救一個算一個!

「台灣小孩很會念書,但卻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華興出版社的負責人汪鼎耀,有多年教育出版經驗,他觀察,台灣小孩資質很好,但在學生時期,忘了好好認識自己、探知世界,因此他創立「接棒啟蒙計畫」,開始思索改變的可能。

創創品牌發展公司共同創辦人蘇祐立也加入團隊,多年來輔導創業團隊的他,每年有上百名學弟妹向他請教職涯問題,曾經還有人拿到劍橋大學兩個碩士,回台後還是不清楚志向。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