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後,失能人口將達87萬人 台灣老好快 長照離你並不遠

現象2〉家庭照顧者驟增 百萬人心力交瘁

問題是,長照需求人數增加,但長期照顧的專業人力卻未同步增加。

2008年政府啟動長照十年計畫,但至今僅能服務二成失能人口,散布在山邊海濱、各地鄉鎮的失能者,究竟是誰在照顧?

「長照體系必須建構支持家庭照顧者的網絡,」伊佳奇說,若以全台76萬人失能來估算,扣除住在養護中心的約10萬名長者,以及雇有外籍看護的家庭,剩下40多萬名的失能者幾乎都是由配偶、媳婦、子女等家庭照顧者扛起照顧重擔。

「近幾年家庭照顧者有高齡化、男性化、激烈化的三化現象,」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簡稱家總)調查發現,家庭照顧者每天平均照顧14小時,平均長達十年,其中六成照顧者有憂鬱傾向。以性別來看,女性照顧者若壓力過大,還會願意求援,但男性往往會壓抑情緒,而一旦撐不下去時,反應可能很激烈。

家總統計,近三年來,幾乎每月都有一起照顧者因為心力交瘁,攜病父病母共赴黃泉的悲劇,令人唏噓不已。

家總副主任張筱嬋說,若包括其他處於失能邊緣,沒有申請重大傷病資格等久病不癒者,家總估計全台至少有100萬名家庭照顧者。

「隱形照顧」是日本出現多年的名詞,指的就是「白天上班,晚上看護配偶或長輩」的人,估計全日本約有1300萬人,是總人口的1/10。一旦這些人不敵蠟燭兩頭燒,只能離職回家,衍生出「照顧離職」的經濟安全問題。

2015 年9月底,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安倍經濟學「新三支箭」的第三支箭就是要打造工作與介護(長照)兼顧的社會,零介護離職。以日本為鑑,台灣的長照網絡再不建立起來,像伊佳奇這樣的例子,以及其他的「隱形照顧者」為了照護家人而選擇離職者,也可能愈來愈多。

現象3〉過度仰賴外護 凸顯人力斷炊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