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級、自烘、手沖 顛覆對咖啡的想像-黑金浪潮3.0

「如果我不在咖啡館,就在往咖啡館的路上。」奧地利詩人作家艾頓伯格(Peter Altenberg)的這句名言,最足以形容台灣對咖啡愛好的程度。

依照德國世界人口基金會估算,全球72億人口,有近1∕3的人天天嗜飲咖啡,數十億萬咖啡迷每年至少喝掉5000億杯。

台灣人同樣服膺這股潮流。咖啡,已成為台灣民眾的日常飲料,早上一杯是開機,下午一杯是提神。而且有愈來愈多人沉迷於這「黝黑如暗夜、甜蜜如愛情、苦澀如失戀」的濃烈飲品。

台灣星巴克2015年預估,全台一年咖啡市場可達700億元,每人年平均喝掉100杯,雖然低於日本的一年380杯,但較2010年(平均每人約78杯)的飲量,大幅成長28%。

財政部資料顯示,包括星巴克、丹堤在內的咖啡連鎖店,以及個人經營風格的咖啡小店,在2014年便突破2000多家,持續朝2500家邁進。任何時候,想喝一杯現煮咖啡,走進逾上萬家的便利商店、速食店和咖啡連鎖店門市,都可買到一杯水準相當,奶泡綿密、濃郁香醇的卡布奇諾。

但即便市場競爭激烈,新咖啡館依然前仆後繼開張。關鍵就是要有特色,從店裝、選豆、沖煮方法、服務內容,均展現異質性。

攤開咖啡興起歷程,如今已走向第三波咖啡革命。前兩波浪潮的代表,從1938年推出的雀巢即溶咖啡,到連鎖咖啡廳的大量展店,均帶來咖啡文化全球化,目前第三波咖啡浪潮的關鍵字被認為是「精品咖啡」。

國內三屆虹吸式咖啡冠軍的楊衣姍解釋,精品咖啡(Specialty Coffee)一詞是由美國精品咖啡協會創辦人、被奉為「咖啡教母」的娥娜.肯努森(Erna Knutsen)所提出。

第三波咖啡革命 讓咖啡豆自己說話

肯努森率先以「精品咖啡」一詞,將咖啡的地位從「飲品」推升到「精品」。她強調各產地生產咖啡的風味各異,重視品種、土壤條件、甚至氣候因素,定義精品咖啡是必須能表現獨特產地風味的優質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