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者們的考驗

在華人社會,企業交棒與接班是極為敏感的問題。不少創辦人儘管早有藍圖,卻寧可祕而不宣,繼承者們也絕口不提。

然而創業容易,守成難!據統計,華人家族企業中,從交接班前五年到交棒後三年,企業市值平均縮水六成。台灣上市櫃公司70%是家族企業,只有9%已做好交棒計劃,顯見接班問題箭在弦上。

《遠見》與玉山銀行合作,調查近千位企業營收規模上億的企業掌門人或準接班者,公布「台灣家族企業接班大調查」,發現仍有27.3%企業處於接班「開天窗」狀態,同時揭開世代交替對接班的歧見。

企業傳承,是留福還是留禍?取決於掌門人的智慧和決心;能否成功,更是繼承者們的考驗!這也是攸關台灣未來競爭力的關鍵議題。

「接班傳承儼然已成為時下企業管理的顯學!」中國生產力中心總經理張寶誠,一語道盡時下企業界最想上的一課。

他的話絕非空穴來風。據了解,今年由經濟部投資業務處和亞洲台商總會青商會,在泰國舉辦的台商領袖研習營,二代接班就是熱門議題。

另外,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每年都會針對企業傳承者、二代接棒者辦理「家族企業傳承培訓班」,今年更已邁入第四屆,而商業發展研究院更在徐重仁擔任董事長時,就已組成「商發院企業傳承班」開設過數次的「基業長青創二代課程」。

至於中國生產力中心,則早在2011年開辦「企業家二代研習班」,現已經邁入第15梯次,共輔導超400名的企業接班人。

不只政府與產業訓練組織洞悉「接班議題」的急迫性,許多企業界二代、三代準接班的「繼承者們」,也自己努力做功課,二代間的交流團體已成為另一股企業新勢力。

台中機械業的準接班者,就組成了《台中巿機械業二代協進會》,簡稱G2,成立八年來,會員人數已超過136位。另外,眾所周知的《三三會》,旗下亦有個「純屬二代」的次團體──三三青年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