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飯店業門外漢變內行人 盛治仁用熱情磨出專業

「我不是要大家放棄追求夢想,而是不要當成盲目的信仰,你永遠要有Plan B,並設好時間點,好比拚三年後檢查自己是否有離夢想更近?或者是時候選擇第二條路了?」盛治仁直言,對工作的熱情是可以培養的,重要的是找到有動力的意義。

「世上大多數人的職業多半只是因緣際會、或是剛好念了這某個科系,未必是真正熱愛的領域,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就不能在這份工作上有熱情,」盛治仁說。

他分享一個故事,有三個泥水匠正在蓋教堂,有人經過,詢問他們在做什麼,第一個人說他在砌磚;第二個人說他在蓋房子;第三個人說,他在「造上帝的家」。同樣一件事,賦予的意義大不相同,成就感當然也就有所不同。

拚命三郎 凡事都要盡善盡美

笑稱自己就是個拚命三郎的盛治仁,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想著要做到最好、做到沒有人能夠超越,盛治仁不諱言,這種求完美的個性也帶給他很大壓力。

在學校準備教授升等時,他非要趕在最短的時間內達成。當年依規定滿三年才能提出升等,加上一個學期的審查時間,因此若要從助理教授、副教授升等至教授,最短也要花七年時間,而盛治仁就是那個紀錄保持人。

他更期許自己要當個教學認真的老師,不但每堂課都點名,教完英文教科書一個章節,下週就考試,藉此逼學生照進度好好念書;對混的學生,也毫不放水,因此有「盛小刀」之稱。

「我從年輕時就有著不服輸的個性,就連開車都喜歡超過前面的車,」盛治仁說,連他最愛的打籃球,打起來也像個瘋子,哪怕對方是年輕力壯的大學生,也絕不服輸。

也許正這因這種不認輸的個性,讓盛治仁有辦法在「空降」的情況下,勝任雲朗觀光集團總經理的職務。

他還記得,當初張安平夫婦找上他時,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婉拒。「抱歉你們找錯人了,」他給了他們三個理由,首先,當時他還身處在「夢想家」事件的司法程序中,尚不知道會偵辦多久,不想因此牽連無辜;第二,他對吃一竅不通;第三,他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懂,怎麼帶領一群比他資深的飯店業前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