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台北」 另類開箱城市空間

團隊自掏腰包,成就夢想

從一開始的不被看好、中途遭受疫情重擊、到最後峰迴路轉地引發熱烈迴響,打開台北的年輕團隊感觸良多。

徐千捷苦笑,展前兩週在金普頓大安酒店舉辦第二場記者會時,由於場地位於精華地帶,且極具時尚感,貴氣逼人,還有一堆長官和名人站台,不少人都以為打開台北的資源相當充沛,不知道成員如此操勞、且經濟拮据。

「只能先咬牙辦起來了!」他透露,不含專業人力成本,這次活動已砸下超過200萬元,多是團隊成員自掏腰包。

負責媒體公關的谷宛儒觀察,許多響應的公部門機關和創意單位,其實都有類似的空間開放念頭,只是忙於日常業務而作罷,這次都藉由Open House對外開放。「大家都很想讓民眾進來看看,只是以前總有更重要的事在忙,或覺得空間還有待整頓。」

這次共襄盛舉的松山文創園區總監陳玉秀就表示,松菸園區啟用快10年,內部還有許多未開放的空間,「那時我們正想,是不是要辦場Open House讓大家重新發現松菸?」想不到Open House Taipei就找上門,於是雙方一拍即合。

連英國原創城市也羨慕

從另一個角度看,Open House也是台灣民眾的全新體驗。雖然人潮眾多,大部分人都很遵守秩序及社會禮儀。而看到殷切的參訪需求,不少原先只能預約導覽的景點,後來都開放現場排隊和候補名單,讓大家看個過癮。

志工招募也出乎意料順利。負責行政統籌的楊淳淳回想,原本以為起碼要一個月才能找齊,沒想到不到一週就來了500多位,「而且年齡層分布很廣,從18歲到70歲都有,」甚至有南部來的志工,當天拉著行李箱前來支援。

如同Open House London策展人Sian Milliner所言:「台北是Open House國際網絡最新的一員,非常羨慕台北的朋友因疫情控制得宜,可以享受實際走入空間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