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里曼:台灣不要輕信華府政客的甜言蜜語

湯馬斯·洛倫·佛里曼(Thomas L. Friedman),普利茲新聞獎的三屆獲獎者。他曾多次訪台,對於美中台關係極為關注。他也是全球化先驅,2006年的著作《世界是平的》成為全球爭相拜讀的全球化趨勢經典。

12月中旬的美國大選勝負決定後,勝選後的拜登,將第一次專訪給了佛里曼,此次《遠見雜誌》越洋專訪佛里曼(並與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教授進行對談)也是佛里曼在大選後首次接受華文媒體專訪。

為了便於閱讀,我們將蘇教授、《遠見雜誌》創辦人高希均教授,及記者提問,整理成問答形式呈現。

川普下台後,美國療傷路仍長

愈來愈大的貧富差距,激化的種族問題以及日趨迫切的美中挑戰。從世界獨強到中國的競逐,美國國力的變化讓世人格外關切這次選舉。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請談談您對大選的觀察?

佛里曼答(以下簡稱答):這是美國史上最多人出來投票的選舉,且這場選舉是在疫情肆虐之下舉行,因此這是最好的時刻。

但在此同時,也是最壞的時刻,因為落敗的現任總統川普拒絕承認結果。這也讓這場選舉從「拜登對決川普」變成,「川普對抗憲法」。憲法很重要,書面化的條文很重要,但當有人不顧廉恥,決定要違抗所有常軌,所有明文條列的法律都很難保護人民權益。

問:他仍然拿到了7400萬票,原因在哪裡?

答:首先。這個與資訊傳遞的生態有關,共和黨人處在同溫層中,他們看固定的電視台,跟同時川普支持者相伴,就像住在泡泡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