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中閔:不只領導改變,台大更要定義未來

這件事我以前還是教授時,並不能感受,但如今擔任校長,看到台大全體資源與人才實力,對這件事非常有自信。

所以,你問我,台大為何2020年會拿下雙百大?我還想說怎麼現在才拿到,台大真正的國際排名,沒理由不能在全球50名之內!

投資潛力股,讓效益最大化

問:台大經費多年來都輸給亞洲區競爭對手,面對資源不足,台大如何維持國際競爭力?

答:過去幾年,大家都在講台大的「錢」輸人,尤其輸給中國、香港、新加坡。台大經費的確比人家少很多,但錢少有錢少的用法,如何把有限的經費用得更有效率,就是校長的責任。

比方說,我上任之後,對於新聘教師以及彈性薪資,從人數到金額都增加很多。有一次開會,有位院長問我:「校長你現在又增加某某獎學金,還有補助計畫,這樣會不會影響其他人做的事?」他不問還好,一問我還真愣住了,因為我仔細想想,對於原本舊有的,我好像並沒有真的少做什麼。但我透過東挪西湊,在投注老師的聘任和研究上,挪出了一大筆錢來支持。

過去兩年,我從來沒對外說,希望教育部再多給錢,我只說,希望政府能鬆綁,不要太過干涉學校怎麼使用經費,讓我可以用得更彈性、做得更好。

我會主動請院系告訴我:「哪些人你們覺得很有前途?」然後去找這些年輕老師,問他們:「你還缺些什麼?」

有些領域的研究就是需要重裝備支援,很多研究設備動輒800萬、1000萬,如果一位研究者需要800萬的重裝備才能做出突破,學校卻只給他200萬,請他慢慢去找那剩下的600萬,可能三、五年後他終於籌到錢,研究的顛峰期也過去了。那我為什麼不在他能量最強的時候,就給他最即時而完整的幫助?

這其實就像一場賭注,我不敢保證我每一筆投資都一定會開花結果,但我如果不賭,就絕對不會新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