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堂遲來的公司治理課,大同百年經營權走向共治!

「換個角度,如果企業不具規模,又缺乏管理機制,老實說,很多二代也很怕接。二代不願意接的工廠,要談數位轉型更不可能,」張庭維直指這波老廠拋售潮的背後原因。

場景來到北台灣,知名散熱元件大廠安力國際董事長許振焜,為了在台灣打造一條「非紅」供應鏈,幾乎全台跑透透苦尋生產基地。最終循線覓得一家40年歷史,技術不錯的小廠。

「父子兩代都在工廠,有設備、有技術,也有團隊,只是遭疫情衝擊,籌資不易,造成資金缺口,才決定出售股權,」許振焜說。

原打算「連人帶廠」一併收購,卻在一踏進工廠後打了退堂鼓,「老闆竟在廠區裡蓋了廟,」許振焜認為,這代表公司治理仍是家天下思惟,可能把「公庫通家庫」視為理所當然。

「併購一家工廠容易,要改變經營團隊的思惟很困難,」許振焜最後決定不買,一面也感嘆,台灣這類中小型家族企業,大多缺乏專業治理,太平時代還能勉強維繫,但如今,經營環境日益艱困,加上資金斷鏈,即便想轉型也是奢談,恐難逃被淘汰命運。

命懸一線的家族企業,「共治」將是解方

近兩年,在中美貿易戰與疫情接連打擊之下,新科技與數位新經濟崛起,全球家族企業面臨轉型的嚴峻考驗,連亞太最大供應鏈系統服務商、市值曾突破2000億港元(約上兆台幣)的香港百年家族企業利豐集團,也難逃股票下市命運。

范博宏分析,利豐遭遇困局主因,是現有商業模式僵化難改,來不及因應科技變化,需求轉移。加上中國勞動成本高漲、中美貿易戰和全球新冠肺炎疫情,都令利豐的處境益發雪上加霜。范博宏分析,利豐馮家第四代掌門人為了搶救利豐,才不得不引進新資金與全球戰略伙伴,讓利豐下市。

在世紀變局的挑戰下,若連上兆市值的百年利豐都難以倖免,那麼,資源少、財務韌性又不夠,此刻正身處懸崖邊的台灣中小家族企業,又該何去何從?

共治,將會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