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債時代來臨,活不起的未來

其實,還有一大筆政府強調「不是負債」的潛藏債務。根據主計總處最新統計,2020年底,中央及地方潛藏債務共18兆4534億元,較2019年底增加2524億元,包含軍公教、勞保退休給付……。對此,財政部總是這樣宣稱:「依國際組織標準,潛藏負債不計入一般政府負債。」

不過,當勞保基金將提前於2026年破產的消息曝光後,行政院院長蘇貞昌便公開背書,說絕對會負起最終支付責任,「政府若沒倒,勞保不會倒。」2020年補撥200億元,今年預計填補220億元。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研究員周信佑指出,當政府公開承諾支付,潛藏負債就已經符合《公債法》的定義,台灣的公債將增至25兆6306億元,每人負債高達109.39萬元。

尤其,政府從1998年迄今,共編列20、30次的特別預算,幾乎都靠舉債而來,例如八年8400億的前瞻計畫。且光是因應新冠疫情,四次追加預算共8394億,其中必須借貸8094億。

特別預算為台灣獨有制度,為年度預算外,因應緊急重大情事才能提的預算,蔡政府卻將此當成舉債的方便門,成為史上運用特別預算最高的政府,以規避舉債上限、造成財政收支平衡的假象。監察院、立法院預算中心因此提出警訊:當特別預算「常態化」後,不僅加速債務累積,也會衍生出各種弊端。

這幾年來,不平靜的台海局勢,更讓國防預算不斷攀升。民國106年度為3192億元,月前行政院公布明年(111年度)將達3726億元,創下歷史新高,並將編列2000億特別預算研製飛彈。學者預估,未來幾年,是向美軍購的交付高峰期,國防經費有限,恐將入不敷出。

最終,所有公債都會回到老百姓身上。

如同《紐約時報》知名作家約翰.墨爾丁(John Mauldin)在《終結大債時代》書中揭示的,當英美歐日狂印鈔票,舉債就像沒有明天一樣,破產與違約像家常便飯,最後所有人都會被拖下水。「不用懷疑,我們是在做債留子孫的事……。」

這段話也印證了「後疫情」的2021年,全球債務攀升,加劇貧富落差。

今年初,國際慈善救援組織樂施會(Oxfam)發布《世界不平等報告》指出,病毒感染雖不分貧窮貴賤,但因各國復甦政策偏差,導致全球經濟結構失衡,加速「富者恆富,窮者更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