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再是黑手,而是轉動經濟的「推手」〉百萬技職生大翻身


近期《遠見》走訪各地技職學校,發覺各校門口滿是鮮豔紅榜,寫的都是學生考上哪間科大,而不是應徵上哪家企業,景象幾乎跟高中一個模樣。一位任教公立高職的老師說得坦白:「我們的學生超過九成繼續升學,所以不必上那麼多實務課。」另一位老師也觀察,畢業生會直接就業的,每班只有個位數。即便學生想就業,師長也會勸他們再升學,高學歷比較保險。

為滿足前進高教體系的需求,自從民國90學年度以來,高中數量增加超過15%,高職卻減少13%,兩者差距愈來愈大。
而在評鑑制度導引下,許多技職院校不得不投入寫論文、拚積點的量化指標競賽,導致教學離實務愈來愈遠。

幸好,如今企業界肯伸手奧援,可望改善。近來便出現許多更具彈性的產學攜手、技術專班,以及實習學制,帶學生到業界現場學習,體驗工作環境,畢業後也有機會直接就業。

但實際運作後就知道,包括師資任用、升等考核、課程設計、及學位授與上,法規都有再鬆綁的必要。舉例,某位顯赫一時的企業總經理,本著教育熱忱而投身教育,如今卻成為學校的萬年「助理教授」,不但升不上去,待遇更難跟過去相比。而協同教學的「業師」,也只有每小時900元的鐘點費,怎能吸引具備實務與經驗的師資投身技職?

復甦焦點2〉政府別把技職當「次等教育」
提升教學內涵之餘,政府資源分配與制度也得加把勁,莫再把技職當可有可無的「剩餘選擇」。

擔任「高中教育工會」副會長、任教於新北高工的黃耀南形容,過去20年一連串的教育改革,幾乎等同台灣技職的苦難史,甚至有官員曾提出「廢除高職」。自從1996年「精省」,過去屬於省政府體系的職校經費就不斷縮減,「很多學校從那個時候,招生就再也沒有滿過了,」他苦笑。

從教育經費觀察,高職跟專科技職院校獲得的預算占比,一路從30年前的20~30%,如溜滑梯般驟降至99學年度的6個百分點。

儘管官員解釋,預算少是因高教院校數量激增,且科大被併入大學計算,若看平均每生獲得經費,高職(11.2萬)與專科(10.5萬),並未比高中(10.2萬)或大學(19萬)遜色多少。

但許多教育人士都反駁這個說法,因為技職本就需要投入更多資源,舉凡購置設備、聘請經驗師資、場所與材料成本等,都比高教學校更需經費。「齊頭式平等」的預算分配,不利技職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