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威權與民主在泰國拔河 捍衛皇權國體,還是鞏固民主政治?

當前泰國民主正陷入鞏固選舉民主與回歸威權政治的拔河,如果二十一世紀的泰國政治仍要仰望皇權、反芻威權,且以回歸古老的「泰王國」體制為職志,這將是民主化運動史上的一個大驚奇。

再一次,泰國政治陷入無政府狀態。在首都曼谷街頭,暴力的抗爭群眾佔領政府機構,大學被迫停課,百貨公司停止營業,泰國國家發展倚賴甚深的旅遊業到重創。民選且具有國會多數正當性的政府雖通過不信任案的考驗,但面對政治衝擊與軍方介入,已顯得搖搖欲墜。這個場景似曾相識,而多年來抗爭的訴求也一脈相承,就是要「終結塔信體制」,推翻塔信的傀儡政府,並徹底將塔信勢力「連根拔除」。
當前泰國名義上由穎拉.秦那瓦(Yinglak Chinnawat;漢名丘英樂)總理執政,但路人皆知她的哥哥、前總理塔信.秦那瓦(Thaksin Chinnawat;漢名丘達新)才是真正執政者;塔信在二○○一至○六年出任泰國總理,○六年遭軍事政變推翻流亡海外,但透過網際網路遙控治國。

抗爭是為終結「塔信體制」

○六年九月十九日,軍方發動政變,推翻泰國憲政史上第一個民選且具國會多數席次正當性的塔信政權。在此之前,塔信的「泰愛泰黨」在二○○一與二○○五年二度贏得國會大選,分別創下泰國政治史上首見的過半數與絕對多數國會席次。政變之後,即使塔信流亡海外,且他的泰愛泰黨遭到解散,但仍借殼「人民力量黨」與新創的「為泰黨」在○七與一一年贏得國會大選,由塔信的妹婿宋猜與么妹穎拉分別出任總理。
塔信無疑是泰國選舉政治的強人,他的政治支持者主要是泰北與東北廣大的鄉村人民。為什麼即使塔信遭到政變,流亡海外迄今已逾七年,鄉村與貧窮人口仍如此死忠支持他?
塔信政權許多惠民政策被反對者批評為「民粹」的惠民政策,例如給予村落每年一百萬泰銖的發展基金、免除農民貸款前三年的繳息,以及實施三十泰銖的醫療計畫等,直接對非曼谷地區的廣大鄉村人民進行「經濟施恩」,讓老百姓第一次對政治與政府有感。此外,塔信也對廣大鄉村人口進行「政治啟蒙」,落實地方政治參與,讓傳統無政治意識的泰國人民理解參與政治的意義,與政治動員的效力,打破泰國政治「曼谷決定」的傳統框架。

「曼谷泰國」的深層恐懼

經濟施恩與政治啟蒙,激發泰國廣大底層人口的政治參與,塔信因此累積雄厚的選票資本,當代泰國政壇無人能敵。塔信體制簡單說,就是「去中央(曼谷)化」與「選舉至上論」:前者展現在塔信政權大舉將國營事業民營化,並強化對「非曼谷泰國」的施政;後者則體現於塔信拒絕泰國傳統的協商政治,堅持贏者全拿的選舉政治。
曼谷傳統政客、社會經濟菁英與城市中產階級痛恨塔信、厭惡塔信體制,他們無法平權看待鄉村窮人的選票效力與政治參與,更無法接受失去「曼谷等於泰國」的優勢與主導性。傳統政客擔憂政治分贓利益的喪失,菁英階層害怕既有政商利益被解構,中產階級則恐懼政治的庸俗化與經濟機會的流失。階級流動的開展、地域差異的縮減以及平權政治的建立,是「非曼谷泰國」的翻身機會,卻是「曼谷泰國」的深層恐懼。
泰國的「君主立憲制」讓泰王蒲美蓬擁有絕對的政治權威。他是塔信政權出現以前半世紀泰國政治的最終仲裁者與政權合法性的授予者,軍隊效忠他,人民也服從他的政治決定,泰國政客與軍方在他的威望下確保傳統利益結構,並進行傳統的協商政治。在塔信崛起以前,泰國未曾出現具全國性權威的政治人物──泰王算是唯一例外。塔信成為選舉政治的「王者」,致力全國性政治施恩、干預軍方體制、解構傳統利益,甚至涉入王室事務,使得他的威脅「升級」到挑戰君主立憲制,反塔信力量的政治訴求也就無限上綱到保衛王權、捍衛國體的高度,軍方也就無可避免地涉入其中。

假性的「人民力量」

最近這一次反塔信群眾運動,由在野的民主黨資深政客、前副總理素貼(Suthep Thaugsuban)領導。民主黨是泰國最老牌政黨,在上個世紀做為抵禦軍人干政、捍衛泰國民主的中流砥柱,相當令人敬佩;然而,二十一世紀泰國政壇由塔信的政黨群獨領風騷,民主黨在選舉戰場上屢戰屢敗、潰不成軍,已被邊緣化,卻在反塔信運動上悖離民主信仰、巴望威權主義並提出怪誕的政治主張,是泰國政治另一頁傳奇。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