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我爸是警察 我被打到頭破血流 這個國家逼得人民與人民相殘

邱皓庭從來沒有想過與父親一樣穿著那身制服的人,有一天會把自己打得頭破血流,這種關係上的撕裂,比起身體的傷痛更難療癒。「我被打以後,他感覺無法自處,因為以前是他打人,怎麼現在是他兒子被打?」

三月二十四日凌晨,警方強制驅離因反對服貿黑箱而占領行政院的民眾,驅離過程出現執法過當的攻擊行為,導致不少民眾流血受傷。
「我父親也是警察……這個國家逼得人民與人民相殘,我覺得很難過……」邱皓庭的父親是退休警察,那天他人在現場,不但看到警察打人,並且自己也因遭受攻擊而頭破血流,讓他深深感覺這個國家撕裂了人民之間的感情。從十八日占領立法院開始,邱皓庭就一直待在現場,「那天有人跑去占領行政院,我有點擔心狀況,所以跟過去看看。後來聽說警察將要強制驅離,所以我想說留下來與大家一起,至少是多個人拖延警察驅離的速度。」

關係上的撕裂,比身體傷痛更難療癒

當時守在北平東路一側的邱皓庭,遭遇的是第一波且最兇猛的驅離。「那天,前面拿大聲公的主持人,還正在提醒大家被驅離時要注意人身安全,話才講到一半,就突然被警察拉到圍成的人牆中,接著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親眼看見主持人被警察施暴的場景,現場許多人開始躁動不安,雖然只能不斷提醒身邊同伴要注意安全,但氣氛已明顯布滿恐懼。「身邊的同伴已被拖離,輪到我時,警察先是掐住我脖子,試圖拉起我,但後來發現無效,就直接把我拖走。我被拖到警察後方,被包圍後他們用腳踹我上半身,還用警棍打我的頭。」警棍擊中頭部,讓邱皓庭額頭出現撕裂傷,隨後被送到醫院縫了四針並開立驗傷單。
身體受傷不是最痛,讓邱皓庭難過不已的,是自己的父親是個退休員警。小時候父親因為工作忙,時常不在家,就算難得休假三天,也有兩天半幾乎都在睡覺補眠。「小時候我與我弟很黏我爸,只要他在家,我們都圍繞在他身旁。」從來沒有想過與父親一樣穿著那身制服的人,有一天會把自己打得頭破血流,這種關係上的撕裂,比起身體的傷痛更難療癒。
行政院驅離事件後,邱皓庭才知道父親在家裡聽見兒子被打,把客廳茶几上與馬英九的開心合照,還有父子三人小時候出遊的照片都扔掉了,整個人像失神一樣不知所措。「小時候我爸說,為了我與我弟,他什麼都願意做。他三十五歲去考警專,當上最老的警察,他不喜歡這個工作,但是為了家計他忍耐好久。我被打以後,他感覺無法自處,因為以前是他打人,怎麼現在是他兒子被打?」

<....全文未完,詳細內容請看本期周刊 http://www.new7.com.tw>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