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事】頂新魏家中飽私囊又一樁? 賣油入個人口袋七億元,輕罰一千萬!

利潤自己賺,風險股東扛

回顧整件事,最引人非議的是,由魏家四兄弟百分之百控股的頂新製油廠,先向大統長基買油,然後再加價賣給味全與正義食品兩家關係企業,之後,味全與正義食品再分裝賣給消費者,等於魏家兄弟自己先「過水」賺一手,最後還把產品銷售的風險丟給味全與正義。
味全、正義與頂新製油都是由魏應充擔任董事長,其中,魏家在味全的持股雖超過四成,但味全為上市公司,此舉恐怕有傷害味全近六成小股東之嫌?值得一提的是,根據美國財經雜誌《富比士》資料顯示,頂新魏家四兄弟身價約二千億元,此番康小股東之慨的舉動,著實令人不解。
從這次彰化地檢署的緩起訴處分書來看,魏家「爭議之處」,不僅僅係透過頂新製油賺一手而已。緩起訴處分書上載明,「頂新製油在民國九十五年至一○二年(二○○六至一三年)間,在公司負責人魏應充的指示下,故意就部分銷售金額漏開發票,短開發票金額達七億三千多萬元,再將漏開發票的貨款存入魏應充開在華南銀行員林分行的個人帳號中 ……」換句話說,這筆頂新製油部分賣油的錢,是存入魏應充的個人戶頭中。
繳清逃漏稅額及罰鍰後,彰化地檢署以「審酌被告二人(魏應充、頂新會計陳錫勳)無前科……,犯後已坦承犯行,深表悔悟,且已繳清所逃漏之稅,考量被告二人行為所生危害非鉅,犯罪情節尚屬輕微等一切情狀」為由,將兩人緩起訴一年,罰款一千多萬元。

背信或侵占罪?檢方未提

據了解,彰化地檢署內部認為,頂新魏家在補稅四億多元後,再繳一千萬元緩起訴處分金,對國庫、魏應充雙方而言,應該算是雙贏。但對於這樣的判決,部分法界人士卻有不同的「見解」,認為地檢署輕判了魏家,而味全小股東的權益也未獲得伸張。
一位熟悉公司法的律師指出,漏開發票部分的銷售金額入魏應充個人戶頭,頂新製油也無此部分收入,等於是魏應充「偷賣」公司的油,中飽私囊,屬於「侵占」行為。
雖然,頂新製油是魏家自己的公司,魏應充的行為,魏家兄弟可能都知道,且賣油的錢可能會「歸還」股東,因而,魏應充是可以抗辯沒損害頂新製油權益;但頂新製油是獨立法人,與股東的財產不能混為一談,且公司法規定,須經會計程序才能分配盈餘,不能將公司財產直接移轉給股東。嚴格說來,這仍有可能涉及背信或侵占罪。
此外,這位律師還表示,頂新的油是賣給味全,而味全是上市公司,為何味全不能自己買,而要讓大股東的自家公司賺差價?這部分有違反證券交易法的非常規交易與公司法的背信問題,「若有違反證交法,豈能依據罰則較輕的商業會計法緩起訴?」
頂新魏家從中國將一包一包泡麵賣起,如今成為台灣第三大富豪,確實頗令人佩服。從○九年以來,頂新集團回台發行康師傅TDR(台灣存託憑證)、投資一○一大樓、還搶下4G執照,成為台灣六大電信業者的一員,魏家四兄弟屢屢被外界認為是鮭魚返鄉的模範。
然而,風光的背後,外界也發現魏家兄弟「攢錢」的功力十分了得。先是拿自己持有的康師傅股票來台灣發TDR,還高溢價兩成出售給台灣投資人,籌得的一七一億元,當中的六十億元拿去買一○一大樓股權。

賺錢手法讓人大開眼界

魏家不單賺了投資人錢,還跟康師傅TDR承銷商永豐金證券拿了超過○.七五億元的退佣,導致永豐金證券相關人員為籌錢,在興櫃操縱四檔股票的股票而被台北地檢署起訴,並被台北地院判緩刑。
然而,頂新魏家部分,二董魏應交跟檢方聲稱這筆錢全數退回給當時包括中信金最高顧問江丙坤、台北市長參選人連勝文等圈購人,因而,魏家沒有被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