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眼天下】用孩子血汗澆灌出的時尚名牌

六月十二日國際反童工日,網路作家沃爾夫(Debbie Wolfe)分享十歲的大兒子為著做家事的範圍及內容與她討價還價,於是沃爾夫求助網路資訊;蒙特梭利教育網站說,大概可以讓孩子幫忙用吸塵器清家裡地毯,打掃廚房,還有縫扣子。

沃爾夫拿這個當籌碼與孩子談判,但自己也還有些標準:不能有危險,不能影響學習、睡覺或是玩樂時間。也不曉得最後到底要兒子做什麼,也許什麼都沒有,如果有,頂多是為了「讓孩子有點責任感」。

一場工廠意外奪走千名小生命

許多孩子沒能這樣「幸福」。有些孩子上學前要先餵牛羊,有些孩子要作飯給弟妹吃,幫弟妹洗澡,有些孩子如果必要,就得不上學幫忙做農事。

這些也只是不幸福而非不幸。去年,沃爾夫在孟加拉,看到比她兒子大不到一、二歲的男孩子們背著一簍簍又大又重的魚乾,日積月累,有些孩子的背已經永遠變形。女孩子也沒有比較好一些,她們一天十多小時不停地切魚、剝蝦,刀子又小又尖,手上滿是傷痕。

【放眼天下】用孩子血汗澆灌出的時尚名牌

不過,孟加拉的童工並不以背魚簍及切魚蝦聞名。二○一三年四月,孟加拉達卡(Dhaka)一棟大樓倒塌,造成一千多人死亡、逾二五○○人受傷,死傷超過一九九五年的韓國三豐百貨倒塌事件,創世界紀錄。事故受注目主因不是死傷人數,而是因為死傷多是男女童工。他們為歐美流行品牌服飾代工,一天的工資不到新台幣三十元。

事發後,其中一家加拿大流行品牌Joe Fresh負責人表示「震驚」,說沒想到公司「以最高倫理標準來委外代工」,仍然發生如此「無法言喻的悲劇」。於是公司決定賠償每位工人三個月的工資,約新台幣三千元,另先以一百萬加幣做後續的急難救助,又以三百萬加幣設立照顧受傷工人基金。

Joe Fresh的處置已算不錯了。以苛刻員工知名的沃爾瑪也是這家代工廠的客戶。一位設計師說,第二天一早,公司召開緊急會議,討論的是有多少損失,對季報會有何影響,想方設法與孟加拉的災難「保持距離」。

當童工是窮人唯一出路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