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品壕溝戰】「幫壽險外資賺了錢,現在卻被拋棄」

日月光強調公開收購矽品二五%是「純財務投資」,但日月光到目前為此都沒有跟矽品有合作計畫,我們的第一大競爭對手成為第一大股東,有明顯的利益衝突,沒有幫助反而造成困擾。
矽品與鴻海換股是策略聯盟開發新商機,相互取得持股,鴻海目的是結合雙方優點,共創新局與長遠利益,目的不一樣。
日月光交易對象是不確定的大眾,而且一次買斷,對矽品未來的發展有衝擊,本來就應該提供溢價。但矽品跟鴻海是合意,換股比例是用市場慣用的,假如用每股淨值來看,鴻海每股淨值六十多元,我們二十多元,如果以此換,我們不可能換到二.三四比一。
貢獻也不同,若日月光進來,有些客戶的訂單可能會移走;但跟鴻海合作,可以分享鴻海的資源,確保業績與盈餘,而且還會增加二五○億元的資本公積,股東權益會大幅增加。
鴻海每年的ROE有一四%至一五%,也就是它的資產每年會有一四%至一五%的增值,我們換到的是很有價值的東西,而不像日月光只是把股票買走。
問:這家公司對你而言,是三十年的情感,但投資人只看短線價差,誰當老闆都一樣,壽險業的態度就是如此?
答:壽險公司有壓力,別人賣,他們不賣就輸了,所以他們都會為了三、五元,去做應賣,但他們目標是再買回來,轉一下就賺個五元,只是現在他們想再去買,就買不了那麼多了。
我們是壽險業的基本持股,我們每年配股都很穩定,所以他們都很喜歡我們。只是,我是覺得很感慨,我們幫壽險業賺了那麼多錢,現在他們只為了短期的利益,就把我們拋棄了。
外資占我們股權的五四%、ADR則占九%,共六三%,我們有三分之二的股票是在外資法人身上,一六%到一七%則在本土法人身上,就是我們股權很穩定的狀態,但日月光破壞了這樣的穩定狀態。

張虔生的拜訪是向矽品「宣示」

問:你是看報紙才知道日月光要收購矽品?後來,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來拜訪你,有談什麼?
答:對,之前他(張虔生)沒有來跟我講過。之後,只是禮貌性的拜訪。他只是來宣示,他是我們的大股東了,並要我們不能通過股東會來跟鴻海合作,有要我們投降的意味。
問:市場有批評,覺得你個人持股偏低?
答:我們公司持股分兩部分,一是我們總經理蔡祺文,他在三十一年前從菱生電子帶八個工程師出來創業。當時台美斷交,我父親做貿易所進口的商品受阻,他要我去找公司來投資。
我輾轉找到菱生這個團隊,一起創立矽品,從四百萬元增資到二四○○萬元。我們家族與技術團隊各占五○%,我父親當董事長,我管業務及財務,團隊管生產。隔年賺一個資本額,父親就要分紅給他兄弟的第二代。
我共有十八名堂兄弟妹,因為父親感念大伯在十七歲時就扛起家計養他們三兄弟,所以我們賺到的錢,一定要回家給大家一起享用,所以五〇%持股,分給十八人。隨著員工分紅、增資,資本額擴大至三百億元,經營團隊持股都還有一五%,很少有公司像我們這麼多的。

【矽品壕溝戰】「幫壽險外資賺了錢,現在卻被拋棄」